关于时局的谈话※
张 澜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民盟为调协国共纠纷,已六七年于兹。在过去若干年,且遭受种种迫碍,但同盟一贯主张,迄未稍变。在抗战结束之时,本人即以“民主统一和平建国”八个字号召全国。我们的办法是本“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的原则,而主张召开各党派及社会贤达的政治会商,以成立举国一致的联合政府,来结束过去,开拓未来。这不但是在抗战结束后如此主张,也是历年来一贯的主张。远者不说,在去年七月本人来渝,首先函蒋主席即请速开“政协会议”并以“诚”“明”两义相期望。八月又函蒋主席仍申前议,而力主互让互信,尽其在我,以达团结协商之目的。九月间便分函蒋毛两先生,主张以政治解决一切,不应只从军事及地方局部问题从事协议。尤其对于祗重军事一点,表示不能同意。所以有“如讲民主必赖武力始能保障,则民主之为民主,岂不令人寒心;如谓统一必赖武力始能维持,则统一之为统一,岂不令人气短”之语。从此直至国共双方已能顺应政治解决之要求,愿对政治的根本问题,加以协商,并定期向第三者报告商谈经过,最感遗憾者,即在国共协定公布之后,仍是一面在谈,一面已发动内战,所以我们又紧急号召全国同胞,以为大规模的内战,“无异是对国家的生命当心一枪,无异是对全国老百姓瞄准扫射”。因而更积极发动全国,从事反内战运动,仍一面调协双方,并会请双方代表居间敦劝,促成政治协商会议,不料数月来情势又趋黯淡,但我们相信,一切协定绝不会动摇,也绝不许动摇。目前虽有波折,我们并不因之而自己动摇信念。最近东北问题自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以为内战不停,一切都说不上,自从上月十日,我们邀请国共双方会谈解决办法,我们所提出的详细方案,已在报端公布,自信无所偏袒,不料遭了政府的拒绝,马歇尔将军返渝之后,更邀同盟代表,屡次协商,我们为了全国同胞的利益,为了国际的和平前途,打算已有公正不偏的彻底概括政治、经济、军队、交通、各主要问题的解决。尤其对解决□□的问题,是有比较适宜的原则,提供国共双方考虑,但可惜未获到应有的结果。我们深信这一切努力都是国内外民主和平人士所同情的,我们将积极为此奋斗,因为这是我们不能推卸的义务,也是不能抛弃的权利,指望全国同胞共同策进,以求和平之实现。至于本人虽暂回成都,未能直接尽力,但同盟的负责代表均经决定即陆续东下,继续交涉商谈,以慰我全国同胞之热望,这是可以奉慰全国同胞的。





1页    共2

发表日期: 1946年5月3日    来源: 《张澜文集》续集 谢增寿 何尊沛 张广华 编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