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面南京和谈内幕(上篇)
罗隆基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从一九四六年七月间起,蒋介石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发动了全面大规模的内战,向解放区进攻。就在这一年的十月底,南京又突然闹起一次当时所说的第三方面的和谈来了。这次和谈在南京闹了20几天,一直闹到蒋介石召开的伪国大开幕的前夕。这次和谈不只引起了国内各方面普遍的注意,甚至引起全世界的注意,以为中国的内战可能停止,和平可能恢复。实际上这是蒋介石假和平大骗术的又一次表演,这是蒋介石为他召开国大而安排的前奏曲,企图以此欺骗人民,为他的国大挂上一幅合法化的烟幕,并且为他的国大多招收几个傀儡演员。经过这次和谈,国大也确实增添了少数几个傀儡代表,但蒋介石假和平、真内战的面目,就更暴露于人民面前,从而也就更加加速了他的反革命政权的崩溃灭亡。

 一九四六年十月十一日,国庆后的一日,蒋介石的军队进占了张家口。南京的《中央日报》立即发行号外,用“天下事大定矣”的语气,欺骗人民。就在同一天的下午,蒋介石的南京政府就宣布原已定十一月十二日召开的国大决定如期召开。用一句俗话来说,蒋介石在这一天,真是“得意忘形”了,所以才有这种最后彻底撕毁《政协决议》的行为。十一月十二日召开国大的日期原是蒋政府在七月四日宣布的。七月五日共产党代表团就发表过声明,不承认这种非法决定的日期。同日,民盟方面也由梁漱溟和我亲身向国民党方面提出口头的严重抗议,认为国民党单方面决定召开国大的日期是违背《政协决议》的,是非法的,是无效的。蒋介石现在却利用拿下张家口这样一个自以为胜利的时机,重新声明国大如期召开,这不是向共产党、民盟和中国人民挑战是什么?这不是蒋介石“得意忘形”是什么?

 蒋介石在攻占了张家口的同一天,就宣布国大如期召开,当时有人认为这是他“胜利冲昏了头脑”,我当时就向人说,蒋介石倘若把用武力抢夺张家口这件事自认为是一个胜利,这是蒋介石“昏头脑错认了胜利”。这是什么意思呢?倘蒋介石真有丝毫保持中国和平的存心,他就不会去攻夺张家口。攻占张家口不是蒋介石的胜利,而是他政治大失败的开始。在九月下旬,共产党周恩来代表曾经通过马歇尔把一份紧急备忘录递给蒋介石,认为倘不停止进攻张家口,就是和平的全面破裂。周恩来代表向民盟的代表早已表示过这样的意见和决心。我们知道这绝对不是共产党空口的恫吓。我在九月底见到司徒雷登时,亦曾请他转告马歇尔应认真重视此事。那时候国民党同共产党的和平谈判,还通过马歇尔在断断续续地进行。十月十日的旧国庆日民盟秘书长梁漱溟曾赶来上海,想把周恩来代表劝回南京,继续进行和谈。周恩来代表并未坚决拒绝。梁漱溟颇为兴奋,当于十一日夜车回京。但是十二日早晨梁在南京车站下车时看到早报登载蒋军攻下张家口的消息,就大为失望,并向记者们惊叹地说:“一觉醒来,和平已经死了!”这是当时报纸遍传的趣语,这亦是当时大家异口同声所惋惜的事情。

 “和平已经死了!”我当时亦认定和平的确死了!那末。十月底为什么又有第三方面的南京和谈呢?实际上这是蒋介石对和平演的一出江西、湖南所流传的所谓“赶尸回家”的戏法。

 共产党是不迷信的,早已看透了蒋介石这手骗人的假和平的把戏。至于第三方面的情形那就复杂了。当时所谓的第三方面,包括青年党、民社党、社会贤达和民主同盟。青年党、民社党和极大多数的所谓的社会贤达,是早已决定要参加国大和政府的。这些人明知今后的和谈是假把戏,他们认为从假和平的戏台上再转到国大的戏台上去,不是更能遮羞,更能迷惑和欺骗一些人吗?民主同盟代表团本身原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又一贯以中间派、和平调解人自任,立场本来就是摇摆的。他们对蒋介石还缺乏真正的认识,只要有和平可谈,不管是真是假,总要去凑热闹谈上一顿,过过幻想和平的瘾。就整个第三方面来说,尽管异床同梦,但都愿到南京去帮着蒋介石假戏真唱。国民党的孙科、吴铁城在这一段时期内对民盟的张君劢又认真做了些拉拢联络工作,而张君劢领导的民社党内部又十分复杂,因此,张君劢本人到了这个时候,对和谈是相当热中的。第三方面这种形势就成为被蒋介石利用的大好机会。形势既然如此,共产党却不能坐看蒋介石把假和平的幌子拿在手里,招摇撞骗,欺骗人民,于是亦只好陪着第三方面到南京去掲穿蒋介石的假面具。这就是一九四六年十月底第三方面南京和谈的整个内幕真象。

 十月十五日清晨,国民党的雷震刚从南京跑到上海,马上就邀请民盟的留沪代表于当日上午九时到愚园路范园张君劢的住宅去聚谈。在座谈会上,雷震就向民盟代表说明他这次来沪的使命。他说,国民党愿意同共产党重开和谈,以达到永久停战的目的,政府要请留沪的政协代表,包括共产党的代表,都到南京去。他表示希望第三方面的代表多多尽力调解,特别请民盟的代表多向共产党代表劝驾。雷震这次来沪,张君劢曾事先接到了孙科由南京打来的长途电话。而且雷震在当天九时前亦已到过张君劢的住宅,他们已经进行过谈话。所以雷震在座谈会报告完毕后,张君劢首先发言,就把向共产党代表劝驾这个任务接受下来了。当日下午,张君劢就邀同黄炎培、沈钧儒、章伯钧和我一同到上海马斯南路共产党上海办事处去向共产党代表劝驾。这次谈话,周恩来代表颇表气愤。他把共产党对于张家口问题早已提出严重警告,以及在半年多来一切谈判中共产党为和平、为人民而向国民党所作的许多重大让步和委曲求全的经过,重复向我们叙述了一遍。这些经过当然是我们民盟代表们大概都知道的。在这次谈话中,民盟方面张君劢、黄炎培发言较多。他们虽然也指责蒋介石缺乏信义,可是谈话重点却放在劝驾去京的意义上。大家也商谈到要南京方面派比较负责的代表到上海来进一步交换意见,方能确定大家的行止。从马斯南路出来后,又回到张君劢家中同青年党的左舜生、李璜以及无党派的胡政之商谈。在这次谈话中,张君劢报告了刚才同周恩来代表谈话的经过,他认为周恩来代表的态度虽然严厉,却没有关闭和谈之门。我把从与陈家康私人谈话中所听到的共产党代表们可能要回延安的消息


1页    共4

发表日期: 1961年    来源: 文史资料第20辑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