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广华:师生情
张广华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摘要:张澜和他的学生们虽然正处于社会大变革风云际会之时,但仍说明一个道理:要培养出好的,于社会有大贡献的学生,要建立真正的师生之间的崇高感情,就需要老师本人有改造社会、服务建设社会的大抱负,对社会的高度责任感,有高贵的品格。



(作者注:本文以《张澜与朱德、罗瑞卿等人的师生情》为题发表在《文史天地》2015年第8期。)



1949年5月26日,张澜应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邀请,从上海到北京参加第一届政协会议。到京后,朱德和罗瑞卿马上相约去看望老师张澜。见到老师,两人向老师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分别二三十年的师生一见面,极亲热,像孩子一样,每人拉着老师的一只手,用南充话亲切地拉起家常。当时张澜很高兴,童心大发,骄傲地对他们说:“你们两个就是我的杰作嘛!”说完三人相视哈哈大笑。然后,他们两人分别站在张澜两边照了第一张师生合影。





 



张澜不仅是我国著名的民主革命家、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也是杰出的人民教育家。  



在教育界各个层次与类型,从蒙馆、书院,到小学、中学、大学、留学教育,从普通教育到职业教育、特殊教育、社会教育,张澜都有涉足,都有建树。他的学生遍及四川以至全国,张澜的学生、曾经长期担任重庆市委书记和四川省政协主席的任白戈在纪念张澜诞辰110周年的诗中写道:“嘉陵江上一巨人,才高八斗气纵横”,“海内盟员皆后辈,蜀中学子半门生”。1942年张澜七十寿辰,黄炎培等好友及门生为张澜祝寿,当时仅在成都的门生就有1200多名。



 



(一)张澜与朱德  



朱德是仪陇人,1906年,他舍近求远从仪陇到顺庆府(南充)中学就读,受教于张澜。  当张澜知道朱德家境贫寒后,对他勉励有加。在张澜的熏陶下,朱德阅读了邹容的《革命军》等书,第一次接触到“革命”二字。后来,在张澜的鼓励下,朱德又进入四川省城高等学堂学习。  朱德非常尊敬自己的老师,执弟子礼甚恭,始终念念不忘自己的老师。抗日战争时期,戎马倥偬中,无论延安中共人士去重庆,还是遇到川军将领,他都要托他们问候老师。1944年林伯渠去重庆参加国共谈判时,他曾托林伯渠将一条延安生产的毛毯带给张澜。  解放后,张澜年老多病,再也不能外出,朱德每次外地视察回京后,毫无例外,都首先去拜望老师,或请老师到自己家中做客,聊外地的所见所闻,国家的建设发展情况。吃完饭,还搀着老师一起去散步,边走边聊。





 



张澜去世后,朱德仍然关心他的后代,特别是在最困难的时候。  



1973年,文革正如火如荼。朱德把张澜的长子张乔啬、女儿张淑延、长孙张正华接到家里,朱德和他们进行了一次亲人般的长谈。最后还问他们有什么困难。  回来后,张乔啬写信将谈的内容转告给在外地的子女,他们也终于从迷茫中看到希望。  



不久邓小平复出,文化革命出现新转机。此后,张乔啬恢复了工作,补发了工资;在外地当铁路工人,正在挨整的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尖子生的二儿子张达华也调到了对口单位。  



(二)张澜与罗瑞卿  



张澜是罗瑞卿最敬重的老师。  



1922年,张澜复任南充县立中学校长。1923年罗瑞卿进入该校读书。张澜的次子张慕良与罗瑞卿曾是南充大林寺小学先后的同学,是志同道和的好朋友。因此,罗瑞卿经常到张澜家,得到张澜的耳提面命。张澜对这个聪明好学的后生寄予希望,送许多进步刊物,使年轻的罗瑞卿接触到救国的道理。





张慕良(1937年)



在张澜家里,罗瑞卿见到当时社会上为数并不多的《新青年》、《向导》、《独秀文存》、《新蜀报》等革命的进步的报刊。罗瑞卿又向同学推荐,带动了身边的青年。不知不觉,有了一定的领导组织才能,加上他人长得高大,遂成为学生领袖。  



1923年5月1日 南充县立中学校庆,校长张澜发表了讲话。会上学生们表演了《农民泪》和《军人血》等革命话剧。罗瑞卿在《农民泪》中还扮演了主角一个青年农民。戏终,全场高呼“打倒军阀!”、“打倒列强!”、“劳工万岁!”等口号。  1924年5月,军阀何光烈勾结南充地方劣绅秦童怀等抽收“佃当捐”。时任南充中学校长

1页    共3


发表日期: 2015年8月    来源: 《文史天地》2015年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