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同盟对时局宣言
上海市民盟委员会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中国民主同盟对时局宣言


(一九四七年四月二十五日)

      

民主同盟确守一贯主张,认定民主和平团结统一为挽救中国当前危局的唯一途径。这是国共两党及其他党派共同参加之政协一致决定之途径。这亦是中国全体人民一致的要求。站在这样的立场,我们对目前改组后的政府郑重声明这几点。第一,改组的政府不是依据政协程序及精神产生的政府。目前政府改组,虽以政协决议为标榜,但其所采取的步骤与集合的成分,于政协决议根本不符。政协决议最重要的精神是参加政协各党派共同站在平等合法地位组织联合政府以达到团结统一的目的,由是以实现中国之民主宪政。很坦白的说,联合政府的目标是停止国共两党的武力党争,求得国共两党的和平合作。今国共两党正在进行全面猛烈内战,则新政府者,只是扩大分裂而已。这与政协精神根本违背。第二,改组的政府不是促进和平的政府。国民党与民青两党共同宣布以和平建国纲领为施政准绳。此项纲领,开宗明义,提出和平建设四大字,可云深切著明。似此,则内战必停止于新政府成立之前,新政府必组织于和平实现之后。今三党签订纲领,对政治解决中共问题必待铁路交通完全恢复以后,而恢复交通之手段,仍为武力战争,则和平建设,从何谈起。且政治解决乃武力解决的对立名词:政治解决即应立即放弃武力战争·武力战争即已彻底否认政治解决。国民党领导而民青两党参加的政府乃共同负责与共产党作战之政府而已。和平建设,又从何谈起?第三,改组的政府不是实现民主的政府。实现民主,必先结束党治。今国民政府组织法第一条虽己修改,但依然明文规定以训政时期约法为根据,只须约法继续有效,中国即仍为训政局面。姑无论为一党训政或三党训政,既是训政,即未民主。然如新政府完全否认训政时期约法,而新政府之产生又与政协决议根本违背,则新政府之法律基础更成问题。国府组织法并无政府向谁负责的规定,是新政府为一无所负责的政府。似此,则实现民主,又从何说起?综合上列三点,则目前改组之政府实与民主和平团结统一的途径背道而驰。民盟认此为当前国事上极大的遗憾。

    

从另一方面来说,目前中国为国民党、民社党、青年党三党共同掌握政权的局面,亦为事实。政权是权利,更是责任。政党既已执政,必须为国家解决困难,为人民解除痛苦。民主同盟认为内战一日不停,政治一日无法走上轨道,即人民痛苦无法解除。故停止内战,恢复和平,为今天政府取得人民信赖与拥护的先决条件二此其一。二十世纪的政府,起码条件,必切实保障人权。今后中国人民能否确实享受身体、思想、宗教、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居住、迁徙、通讯等自由,仍待当权在位的政党以事实为证明。举例来说,时至今日,一切政治犯即应全体立即释放,而一切无端被封闭查禁之刊物,即应立即准予恢复。这不过小小的例子,这就是今后政府保障人权的一个考验。此其二。政府最大的责任乃在保障人民的生存机会。


今天中国人民在经济上已到人人束手待毙的惨境,为举世皆知的事实。农业已频破产,工商已近崩溃,而新政府在此尤不能停止征兵征粮、增捐增税之苛政,尤不能筹谋平定物价之有效措施,为人民解决生活问题,此是促进国运灭亡的政治。三党签订纲领,谓借款须用于稳定与改善人民生活,此系托词。内战不停,则任何借款必直接间接成为国人自相残杀的费用,此理至明。民主同盟一贯主张在内战未停以前,美国不应以债款贷予中国,以增加中国人民的痛苦,而政府亦不应利用外资以事自相屠杀。今后中国老百姓在经济上有无活路,是政府的真实考验。此其三。上面三点,是当前政府最低限度的责任,亦即我们民主同盟今天以净友地位批评与监督政府的目标。

    

在新政府成立的今日,民主同盟亦愿就此时机,重新声明我们的立场。从举行政治协商会议之日起,民主同盟即为中国平等合法的政治团体。在过去一年中,我们始终保持着独立的和平的公开的在野政团身分。所谓独立的,乃民盟有自己的主义,自己的政纲,自己的政策。惟其如此,我们的言论与行动,祈求明辨是非曲直,无所谓中立,更绝不偏倚。所谓和平的,乃民盟不培养武力,更不以武力从事政治斗争。所谓公开的乃民盟采民主的作风,用民主的方法,对政府为负责任的批评与监督。民盟过去是这样的立场,今天依然是这样的立场。最近蒋主席间接向民盟表示谓:“政府实行民主,不折不扣。”民盟今愿郑重指出,不折不扣的民主,必从尊重人的尊严做起,必从保障神圣不可侵犯的人权做起·不折不扣的民主,当权的政党必尊重在野政党平等合法的地位。民主同盟绝对担负平等合法政团应有的义务,亦绝对争取平等合法政团应享的权利。根据这个原则,我们对政府无端逮捕民盟领袖及盟员如杜斌垂,骆宾基、王菊人等提出严重抗议,并要求政府对被逮捕者立即释放。我们更愿郑重指出,在一个国家,和平的公开的在野政团能否存在,即是政治是否民主的考验。民盟今天不问政治局势怎样转变,我们用合法的手段,争取并维持民盟平等合法的地位。这种决心,永远不变。这就是民盟争取民主不折不扣的态度。

    

最后,我们要谈到国际形势与国内政治的关系。中国问题,因国际形势的牵连,以致和平不能早口恢复,民主不能早日实现,这是不可掩讳的事实。今天中国可走的道路只有三条:第一,中国人解决中国问题,而后以中国的和平民主促进世界的和平民主。第二,利用国际上美苏势力的平衡妥协,得到中国国内党争的休战合作。


1页    共2

发表日期: 1947年4月25日    来源: 张澜网站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