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前民盟主张的民主制度
刘雅清 张茂延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关于解放前民盟主张的民主制度,解放后其说纷纷,有的说民盟要走第三条道路,有的说民盟要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拨开迷雾,才能见到®山真面目。本文仅就一九四五年十月民盟临时全国代表大会(解放后追认为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政治报告和张澜主席对民主的谈话简要述之。 

一九四五年八月九日,日本宣告投降。十二日张澜发表谈话说:“我们感到今天中国更迫切需要统一、团结、民主。必如此,则才能使全国人民一德一心、和衷共济,以尽其最大最善的努力,也才能担负起建国工作。”八月十五日中国民主同盟发表在抗战胜利声中紧急疾呼,提出民主、统一、和平、建国八个字,二十五日中共中央发表《对目前时局宣言》提出“和平、民主、团结”三大口号。二十八日毛泽东飞抵重庆,在机场发表书面谈话:“……目前最迫切者为保卫国内和平、实现民主政治、巩固国内团结、国内政治上军事上存在的各项迫切问题,应在和平、民主团结的基础上加以合理解决,以期实现全国统一、建立独立自由与富强的新中国。”民盟积极拥护。

毛主席到重庆之初,忙于国共双方及双方以外的宴会、茶话会,在这些会上与张澜不时会面,但单独谈话的只有两次,特别是第二次,即九月十四日午后,毛主席来“特园”,两人闭门谈话约三小时多,谈话涉及的内容很多,但主要的是内战不可避免,内战打起来,民盟与中共如何配合问题,毛主席视民盟为亲密战友。为帮助民盟解决青年党离心离德问题,命王炳南至“特园”接张澜的秘书范朴斋到红岩村,单独谈话一小时多。

民盟于十月一日,国共谈判期间在“特园”召开全国临时代表大会(解放后追认为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一开始青年党即在会上捣乱,搅乱会场,众人愤愤。蒋介石乘机几次几番约见曾琦,企图瓦解民盟,毛主席知道了,于十月十日双十协定签定后,于百忙中在桂园约见曾琦,为民盟解纷。青年党未听毛主席的话,在旧政协期间离开了民盟。然而这一次大会终于排除了青年党把持民盟的局面,三十三名中央委员中只保留了两名。政治是要立足于现实的,民盟对于当时急待解决的政治会议,联合政府,国民大会等问题,均与中共主张是一致的。

关于民盟要建立什么样的民主制度问题,在此次代表大会通过的《政治报告》中是这样讲的:“拿苏联的经济民主充实英美的政治民主,拿各种民主生活中最优良的传统及其可能发展的趋势来创造一种中国型的民主,这就是中国目前需要的一种民主制度,更不是抄袭模仿的民主,这是从民主发展史上演变而来的一种近代的进步民主。这就是中国民主同盟要为当前树立的一种民主制度。”全面解释这段话的内容,很明显地说明了民主同盟根据当时中国的实际情况和中共的“民主、和平、团结”的方针提出的。后来一些人断章取义用形而上学的观点武断地结论为:中国民主同盟就是主张“兼亲美苏”,是搞“资产阶级共和国”,是走“第三条道路”,这是很不对的。因为,众所周知,经济是基础是决定上层建筑的,如果基础变了,还能有资产阶级共和国吗?旧民主主义(包括英美)是建筑在保护私有制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基础上的,四十年前民盟老一辈领导人主张用苏联的经济民主来补充,照他们看来经济上的公有制,会反映到政治领域中来的,克服政治上为少数有产者垄断的弊端,而达到真正的民主、和平、团结、建国。但不可讳言,当时民盟领导不满意斯大林的一党专政和个人独裁,所以说出“以苏联的经济民主充实英美的政治民主”。毛泽东高瞻远瞩,不采用“无产阶级专政”制度,采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多党合作的政治制度,体现社会主义民主,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民主学说。

张澜这位民盟的主席,人尊之为民主的老舵手,他的思想是怎样的呢?早在一九四三年,张澜在他亲笔写的《中国需要真正的民主政治》小册子中就全面阐明了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民主制度,他说:“民主政治的意义,简单言之,就是主权在民的政治,也就是国由民治,凡是管理众人的事,要以主权在民的真精神和好方法来管理,才叫做真正的民主政治”。故他讲的真正的民主政治是大多数人的民主,即人民民主,其核心就是“主权在民”,即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这是他一贯主张的民主。一九四五年十月一日他在民盟重庆市支部机关刊物《民主星期刊》第一期上曾发表谈话,对于中国民主运动目前的特点和今后发展的方向,提出了极为重要的意见。“一、……抗战阶段总算结束,此后将是和平建设的阶段,和平建设的主要内容和基本条件,是在抗战过程中尽了力的各阶层的人民的民主、自由、幸福;二,中国人民民主生活的实现,仍需要争取。……简言之,今后对于民主的争取,不是越来越容易,而是越来越艰辛;三,不论是民主生活的争取也罢,乃至民主生活的保障也罢,都是切实依靠要求民主的各阶层人民的力量,捆绑在身上的锁链,只有自己能打碎,堵在嘴上的封条,只有自己能撕毁;四,所谓在抗战过程中尽了力的各阶层人民,就是把反动买办资产阶级和少数大地主阶级除外的工、农、小资产阶级及民族资产阶级;五,一个民主的刊物,不仅要反映、宣传要求民主的各阶层人民的力量,使他集中起来,步调一致起来,为争取实现和保障民主而奋斗。”(解放日报l945年10月27日)。张澜所讲的民主政治,把“人民”和民主的实质及阶级界限、人民的监督等讲的很明确,这就把根据中国国情创造的“中国型的民主”同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民主制度在本质上区别开来了,张澜当时主张的民主政治,同后来毛泽东同志《论人民民主专政》所讲的基本思想是一致的。

  


1页    共1

发表日期: 1995年7月26日    来源: 重庆民盟报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