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张澜
张茂延,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我的父亲张澜逝世已经二十五年了。

他是老一代坚强的民主战士,经历了中国近代史上最动荡最混乱时期。他为人光明磊落,生平刚直不阿,百折不挠,把一生精力毫无保留献给了民主革命事业。

党中央总书记耀邦同志在今年春节民盟北京市委茶话会上,对我父亲有很高的评价,耀邦同志说:“我曾在张澜先生的家乡做过工作,间接的了解过他。我感到这位先生有两条是很值得佩服的:第一条,他有很高尚的精神,这就是他的顽强的民主精神、民主思想;第二条,他有一条强烈的正义感。我对他了解不够,我觉得在他身上的这两条,这两大优点,对许多人,对我自己,印象是很深的,勉励是很大的”。

我父亲张澜字表方,一八七二年四月二日生于四川南充。祖父文桌是穷秀才,有四子七女,田土不足四亩,入不敷出。祖父不得不在一所古庙里设馆教冬学,并佃田白耕。父亲随着祖父在半耕半读环境中度过了他的青年时代。二十五岁那年他考中了秀才,补廪生,到广安县紫荇书院教私塾两年。正当他开始接触社会的时候,祖父逝世,回乡后一方面继承父业教冬学,一方面钻研经史,以气节自励。一九〇二年他继续求学深造的愿望实现了,先被选入四川尊经书院攻读,继而以优等生资格派到日本东京宏文师范学院学习。东渡日本之后的这段时期,可以说是父亲一生中一个关键的转折。这个时期他在日本受爱国维新思潮影响,痛恨满清腐败,丧权辱国。他和一些进步的留学生一道公开倡仪慈禧退朝,因而被满清驻日公使押送回国。

回国后,父亲一心致力于教育改革,在南充先后创办了民立高初两等小学、县立高等小学、顺庆府联合中学。延聘开明教师,推行新教育制度,提倡妇女解放,他创办了端明女校,风气一新,远近广为传颂。知县邓隆对我父亲的所作所为极为不满,出乎他意料我父亲竞公然发动学生反对他浮收粮税,这位知县便诬陷张澜抗粮大罪,这在满清时期是要杀头的,但是地方上都拥戴我父亲,支援的声势是很大的。屈于从怒难犯,这位区区芝麻官莫可奈何。当时南充曾有民谣曰:“满天云雾盖果州(南充古名),七品知县面带愁,督邮难见张三面(张澜行三),官府无奈表方何!”。朱德总司令早年曾在顺庆府联合中学念书,他回忆当时的张澜,说他既有反封建皇帝又有反贪官的精神。

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前夕,清廷突将原来允许民办的,由四川田赋附加和捐税抽收集股修筑的川汉铁路收归困有,把路权出卖英国,抵借外债。这一丧权辱国行径,激起了四川人民无比愤怒,众起反对,父亲虽然不是川汉铁路的股东,南充人民相信他,选他代表南充的股东,出席在成都召开的川汉铁路股东大会。四川都督赵尔丰在会上施展高压手段,父亲不顾个人安危,与之针锋相对,严词驳斥,有理有力,代表全川人民的意志,说出了全川人民的心意,大大鼓午了到会股东的斗志。股东大会立即选他为副会长,领导股东大会进行斗争,他配合咨议会会长蒲殿俊、副会长罗纶领导的保路同志会,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轰轰烈烈的保路斗争。一时人心大振,成都各行业,各街道,四川各州各县,都相继组织起来了,争路风潮愈演愈烈,形成了千百万人参加的大规模群众运动,争路风暴大有席卷全国之势,九月十八日张澜、蒲殿俊、罗纶等八人为代表去都督府请愿,杀人不眨眼的赵尔丰把他们诱入花厅,伏兵突出,反缚了八位代表的双手,特别对张澜与罗纶两人,竞以刀架颈,以枪抵胸,杀气腾腾。突如其来的险恶场面,使被捆住双手的代表相顾战栗,唯独父亲神色自如,据理抗议,气得赵都督拍案大叫;“张澜,太横强!”(1)立即把他们囚禁起来,成都市民闻大哗,群集督门前,要求立即释放代表。赵尔丰恼羞成怒,下令无辜群众开枪,当场死伤二十人。屠杀暴行更加激起全川人民义愤,同盟会员吴玉章在川南一带积极开展争路活动,龙鸣剑联络哥老会组织保路同志军,这些保路势力威胁成都,迫使赵尔丰不得不释放代表。这一次大规模保路群众运动成为辛苦革命风暴的导火线。

同年十月十日武昌起义了,四川继续响应,成立军政府。由于起义军组成成分复杂,民国成立之后不久成都发生兵变,秩序大乱,人心浮动。为了平息兵乱,父亲受任川北宣慰使,到职后立即遣散巡防军五百人,惩办满清余孽,打击土豪恶霸利用哥老会假冒同志军搞叛乱,从而使革命形势稳定下来。一九一三年,北京政府召开国会,父亲被选为众院议员。在北京期间窥测到袁世凯想当皇帝,极为愤怒,从而结识了云南都督蔡锷。这对张澜思想有极大影响。云南发起讨袁运动,袁一怒之下解散国会。父亲潜回四川,在南充组织学生军和二十余县团练,以备革命形势需要。一九一五年袁世凯称帝,蔡锷在云南起义前,曾派密使杜步云到南充与我父亲商议起义大事,父亲便联络驻防川北的第三师师长钟体道,发动川北二十余县民团同时起义,蔡锷由川南入川,他们在川北和蔡锷来川反袁队伍配合,宣布独立,成立川北护国军,父亲任政务长,钟体道任总司令,广集枪支,添募军队,改编各县警备队,收纳省城模范警备队,地赶走当北洋军,结合四川各地的护国军,迫使袁世凯心腹四川督军陈室,电请袁世凯取消帝制。这样四川与南方各省发起的讨袁运动。形成一股巨大的洪流,全国各地纷纷响应,只做了八十三天皇帝的窃国大盗袁世凯,就在一片反袁声中气死了。共和恢复,四川分为四个道,父亲任嘉陵道道尹。他一上任就杀掉了号称拥有五百万兄弟伙,左右川北二十六县地方政治的仁字旗大爷冉射平,并处决了一批为非作歹的恶霸,罢贪官,奖廉能,一扫百余年来陋规积弊。与此同时收拾了骚挠川北各地的假护国军,收编周、王溃散军队,一面遣散旧式枪械兵,一面整各县警备队,一面增强第一师武装实力,实行精兵简政,各县政治一新,闾舍无恐。一九一七年父亲升任四川省长,一仍洁身自好,全心为民。他当省长在旧社会可谓赫赫一时了,那时我们家庭仍为佃农,母亲仍在乡间放牛割草,他的兄妹们仍然务农,家中经济拮据,也从未向父亲索取一文,父亲也未往家里寄钱。他自己的生活很朴素,衣着随便,饮食简单。他的薪金全部资助革命活动。他生就是这么一种“正我爱人”的性格。

不久,南


1页    共7

发表日期: 1980年6月    来源: 张澜网站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