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运动的生力军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最近曾琦、张君劢、梁漱溟、章伯钧、张澜先生等组织了民主政团同盟。双十节他们发布了纲领,其中强调指出抗战到底,加强团结,保障人权,结束党治,革新内政的必要。这是抗战期间我国民主运动中的一个新的推动。民主运动得此推动,将有更大的发展,开辟更好的前途。

有人说,我们已经有民主了。我们所处的是民国时代。我们今天抗战,是反对法西斯侵略者,反对民主的敌人,这更增加我们的民主。同时,国际人士也把我们列入民主阵线内,甚至说我们是亚洲的唯一民主国家。这样,还需要有民主运动么?还需要为争取民主而作不懈的努力么?

应当指出民主运动的要求,是完全合乎时势需要和人民愿望的,诚如民主政团同盟的宣言中所说,这几年来,“国事入后,转不如初”。抗战初期,国内确有蓬勃焕发气象,然昙花一现,而今不在矣。当时国民党通过了抗战,建国纲领,政府也召集了国民参政会,全国耳目,为之一新,民主曙光,昭然在望。现在时间过去了数年,回首昔日,不禁感慨万端。抗战建国纲领还待实行,参政会的作用还需发挥。全国人民热烈参加的宪政运动已经偃旗息鼓。甚至人身保障,学术自由,都有待于重新争取。但抗战已<12>经进到第五个年头。而国际上民主与法西斯两集团之斗争,空前尖锐,世界局势,正在日趋分明。这正是我国革新自己急起直追的时候了。

配合着目前的国际国内形势,时常有人提到反攻。诚然反攻是客观的需要。但反攻非可倖致,必须认真准备,而后才不至落于空谈。而全部准备工作,又非以实行民主政治为基础不可。准备反攻之条件,第一,是加强团结。今日之党派关系,有许多失常之致。许多地方,不以“理性相见”,不以“大众趋向为依归”(民主政团同盟宣言),遂处纠纷迭起,自力相消。欲求反攻,必须消除这些障碍,而后能使一切力量,共赴一的。外人常说民主是我国内政的“安全瓣”,则逢凶化吉,易戾为祥是不难的。

第二是刷新政治。蒋委员长在国民党八中全会上曾指出:“从我们中央到党务、政治、军事,经济各种事业,都没有新的精神,缺乏新的新力,我以为这是绝大危机,值得我们惊心动魄。”这是实话。这是国内政治的真实情形。这不仅是一党的危机,而且也是全国的危机。显然不消除这种危机,反攻是谈不到的。而要达此目的,又非实行民主不可,只有民主才能使政治机构接近民众,适应民众的要求,增加新的精神,新的力量。以上二者,是国事的根本。根本既固,然后外援才有所依附,才能发挥力量。内力外援,交相扶持,反攻才有胜利之可能。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民主政团同盟纲领,对此亦特别加以注意。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土,从无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惟有党治结束之后,全国人材,方能悉力从公,施展其抱负,而各<13>党各派人士亦得彼此观摩,相互砥砺,共求进步,发挥政治上最大的效果。

有人说,国民党有功民国,不可结束党治,使之削弱。不知国民党今日之弱点,都是在独揽政权之下形成的,当其他党派起来竞争时,国民党只有更加奋勉,添加新血液,振起新精神,日趋进步。因此结束党治,不会使国民党削弱,只会使它加强起来。

中国共产党人,追随全国同胞之后,为民主而奋斗,历有年所,在陕甘宁边区及华北华中各抗日根据地,凡吾人能力所及,无不奉民主为准则。近二年来提出三三制,务使一切政治机构,共产党员只占三分之一,党外人士占作三分之二,对一切抗日阶级,皆保障其人权、政权、财权。凡此诸端,对于政治之推进,均收良好效果。这些实践,为我国民主政治提供了许多新的经验,所谓战争环境无法实行民主的邪说被推翻了。事实证明,在敌后艰苦的战争中,只有人民获得民主权利,才能真正发挥民众的创造能力,才能将军民融为一片,抵抗敌伪的残酷进攻。所谓民众文化落后不能实行民主的邪说也被推翻了。事实证明,在民主政治下,一切民众不仅知道保护自己的利益;而且能够迅速提高文化,学会管理政事。所谓民主政治可增加党派间纠纷的邪说也被推翻了。事实证明,当各阶级、各党派人士的意见皆有发表机会,其利益都可获得保障时,不仅不会增加纠纷,而且和衷共济之心日增,统一团结之业日固。这些实践,已将孙中山先生的民权思想,付诸实施并加发扬光大,其对于我国民主政治的推进,就不能不发生重大的影响。

民主政治是中国革命历史的要求之一。辛亥革命以后,三十<14>年来,国内一切政治运动,都是围绕着两个核心,—。是民族独立,一是民主政治。这是全国人民之需要。民主政团同盟的奋斗,是有其社会基础的。一切进步的运动都要遇到阻碍,都要在荆棘丛中打开自己的道路。但历史前进的车轮,是任何力量都不能停止的。

愿参加民主政团同盟的各党派,在民主大旗下,更进一步的努力,愿其所负使命得迅速实现,以促进抗

1页    共2


发表日期: 一九四一年十月二十八日    来源: <解放日报》社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