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我亲历的1947年民盟被迫解散的历史
张茂延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本文作者是张澜先生的长女,已是近百高龄的历史老人。她于1939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9月加入民盟。新中国成立前,张澜在上海期间,她一直在张澜身边工作。为正历史视听,特为我们撰赐此稿。让我们祝福她身体健康!——编者



        在拨乱反正30余年的今天,仍有某些年轻史学者研究民盟历史时,不顾历史事实,继续伤害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70余年的“中国民主同盟”,这是非常不利于多党合作事业的健康发展的。
        我今年已满92岁,已是耄耋之年。我想关于民盟的一些事再不写出来,会对不起历史,对不起为革命牺牲的民盟烈士,对不起为成立民盟艰苦奋斗的民盟诸前辈。
        解放以后,关于民盟解散问题,由于受到康生、陈伯达极左思潮的影响,片面地曲解历史,编辑《毛泽东选集》时,在第四卷《关于情况的通报》的注释上,说什么“民主同盟的一些动摇分子发表了解散民主同盟停止活动的公告”,这完全与事实真相不相符合,其结果使民盟长期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一些人道听途说,以讹传讹,乖违史实,极大伤害了与中共并肩战斗的忠实朋友。
        改革开放后,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的同志对这条注释做了校订工作,他们查阅了这一事件有关的历史文献、资料,访问了亲历其事的有关同志,对国民党反动派强令民盟总部宣布解散、张澜被迫签署解散公告并坚持斗争、民盟盟员转入地下活动及民盟总部的恢复等史实,做了较为全面的了解。
       中央文献研究室最后作出了关于“《毛泽东选集》第二版一条注释的考订与修改——关于1947年民盟总部被迫解散问题”的结论(原载嘹望周刊l991年第26期)。结论最后明确宣告“以上事实充分说明,作为民盟中央主席的张澜,在同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中,始终坚持了民盟的政治纲领,立场是坚定的”。
       作为亲历者,我想详细地回忆当时的史实。
       由于民盟拒绝参加伪国大,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嫉恨,矛盾日益尖锐。
        1947年7月4日国民党政府发布“戡乱总动员令”,蒋介石发表“戡乱建国”演说。民盟为了维护民主正义事业,仍然坚持原有主张。
       7月9日,我父代表民盟发表谈话,严斥“总动员令”这就使国民党反动派与民盟之间的矛盾达到水火不相容的地步。
        国民党内政部发言人董显光攻击民盟“通匪”,“执行中共地下路线”,并捏造许多谣言,指责民盟,参加“叛乱”,为迫害民盟制造舆论,形势非常紧张,特务经常在我父的住处四周活动。四川朋友们劝他回川,他惦念着民盟的前途和盟员的安危,决定在上海坚持斗争,我在他身边一同渡过了黎明前的黑暗,他那威武不屈的性格至今仍在我脑海中萦回。
        当时,我和父亲等人住在永嘉路集益里八号和成银行一幢小宿舍内,同住的有银行职员。
        此时,中共中央驻南京办事处已撤回根据地,1947年3月7日交民盟代管其南京和上海的房产。民盟总部即搬人梅园新村30号中共办事处办公。而在上海的部分民盟领导人则到马斯南路原中共驻上海办事处办公。
        民盟留上海的中委们常到集益里聚会。到了l0月下旬,突然有警察包围马斯南路民盟办事处。南京民盟总部同时受到监视,留守南京的中委罗隆基来上海汇报工作,商量对策,特务也跟着来了。我父虽知环境险恶,生死未卜,但处之泰然,每天下午照常要我陪他出外散步,特务尾随在后,亦步亦趋。
    

1页    共5


发表日期: 2013年11月    来源: 文史天地2013年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