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梅颖与民盟部分先贤后代和青年盟员座谈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5月15日下午四点,在“民盟讲坛”做完两个小时关于“文化自觉”的精彩报告后,年已七旬的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民盟中央原第一副主席张梅颖女士依然神采奕奕。她来到民盟上海市委的小会议室,与部分民盟先贤后代和青年盟员座谈。这种做法,被身旁的民盟中央副主席、民盟市委主委郑惠强笑称为“开小灶”。
 梅颖副主席与十多名青年一一握手,询问各自情况,笑容慈祥亲切。“你是沈钧儒的后代?”她仔细地询问民盟专职干部沈铟。落座后,仿佛是与自家孩子们话家常,梅颖副主席敞开心扉,毫不避讳地谈起了自己的困惑:“我总在想,民主党派存在的意义在哪里?我是医生出身,以前不问政治。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思考,我们不能躺在历史的功劳簿上,不能自得,但要自重。民盟要有所建树,拿出令人尊重的东西。”梅颖副主席打了个比方:社会就好比驾车,不可能都是一直稳步前进的,也可能是进两步退一步,迂回前进,在大是大非面前,作为参政党要敢于说真话、提尖锐意见。
 敢说真话,敢建真言,是梅颖副主席一贯的风格。2010年3月,在全国政协提案办理协商会上,她批评政府在收入分配调整上宏观不作为。“国企动不动就以‘共和国长子’自居,我很反感,你要是长子你就要管家! ”她的仗义执言被《人民日报》刊载。“该说的话还得说,得为国家的健康文明进步做点事情。”梅颖副主席说。
 她的话引起了在座盟员们的共鸣。陶行知曾孙陶侃说,目前很多地方都在学习陶行知,比如排演话剧,有关单位还在筹拍电视剧《周恩来与陶行知》。社会想提倡陶行知精神,但对于陶行知精神的理解和传承往往还是流于表面。
 钱伟长的孙女钱泽红长期从事古典文学研究,她对梅颖副主席刚才“文化自觉”的报告深有感触。“文化自觉,首先要找准自己的文化,去发现什么是真正的力量、真正的根。您刚才谈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想同样的道理,己所欲,施于人,我们要找到可以带给世界的价值观。” 钱伟长在钱泽红的陪伴下走完了生命最后的历程。她说爷爷最后的二十年致力于教育事业,他想通过教育改变国家的未来。“费孝通爷爷和我的爷爷,他们都发挥自己所长,为社会、国家和民族做贡献。我们要做文化的继承者和开拓者,自己能做的事,要把生命放进去做。”
 青年们也纷纷向梅颖副主席汇报自己的感想。民盟中央参政党理论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80后”方研翔说,民盟像是一个大家庭,具有很强的凝聚力和向心力,盟员对组织有着深厚的感情和信仰。“我很早就向民盟组织提出加入民盟,但由于年龄方面的原因,一直到28岁,才终于如愿。”一入盟,方研翔从民主党派的信仰建设、政治认同的构造以及文化自信方面积极撰文,进一步加深对民盟和统战事业的思考。
 梅颖副主席饶有兴致地听着年轻人的发言,不时插话。她说,民盟始终站在正义一边,要找准政治定位,立起来,发声音,出人才,出费老这样的思想家。在国家命运的关键时刻,发挥作用。民盟要敢于指出时弊,尤其要在教育事业方面有所贡献。她说:“大学应该是改造社会的主战场,但现在有的大学被社会改造,培养出了一些利己主义者。对这些问题要多研究多思考。”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座谈会变成了一堂盟史课,在热烈的气氛中,一个多小时很快过去。郑惠强主委不得不敲响了“下课铃”。他说:“今天我们领略了梅颖主席的风采,感受到了民盟前辈领袖对社会的重大影响以及对组织的发展的特殊意义,当下民盟市委正开展人才队伍建设大调研活动,民盟后生晚辈们要更好地把民盟的宝贵财富传承下去,不断进步。”
画家李克难向梅颖副主席赠送了他雕塑的张澜铜像照片,梅颖副主席也应请求欣然为盟员题字。青年们纷纷合影留念,依依不舍送别梅颖副主席。谈家桢之孙谈向东、应云卫孙女应质峰以及来自文艺界的青年盟员陈琳琳、费元洪、施晓平等参加座谈。民盟市委专职副主委沈志刚、民盟市委宣传部部长王海波在座。

1页    共1

发表日期: 2013年5月    来源: 张澜网站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