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张澜与梁漱溟
张广华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作者张广华为中央民族大学教员(已退休),张澜之孙。本文曾摘要发表在《文史天地》杂志,2013年第七期。
  
1,引言






  一九五三年九月在政协常委扩大会上,梁漱溟先生就土地政策和农民问题等,做了坦诚的发言,和毛泽东发生争论。是新中国立国初期,党外民主人士面对面首次公开向最高领袖争取发言权与申辩权的事件,毛泽东、周恩来严厉批评了梁漱溟,并引起一些委员的愤怒和不实事求是的批判。
  前后十天的批判梁漱溟的活动中,张澜一直坐在主席台上,始终保持沉默。事后,张澜与李济深联名致信毛主席调和矛盾,维护了党内外的团结。
  本文根据新发现的史料,再来讨论这个问题。



  2,张澜和梁漱溟的友情



  众所周知,张澜和梁漱溟是很好的朋友。他们有共同的思想基础:爱国,爱民;关爱占中国人口大多数的农民,关心农村建设;早年都不赞成用暴力革命解决中国社会问题,毕生追求民主、追求宪政、追求社会正义;刚直不阿,是中共始终如一的诤友。
  梁漱溟认为中国是“伦理本位,职业分途”的特殊社会形态,必须从乡村入手,以教育为手段来改造社会,并在山东积极从事乡村建设的实践。
  而张澜,则在南充努力实践以民治主义为指导,发展实业,普及教育的地方自治,以改变积弱的中国。
  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他们都取得十分显著的成就。
  七七事变后,战火延至山东,张澜即与在山东试办乡村建设研究院,开展民众教育的老友梁漱溟商议,将山东乡村建设研究院的人员、图书、医务用品迁来南充,组建省立南充民众教育馆。梁漱溟当即同意,第一任馆长就是追随梁漱溟从事乡村教育多年的专家黄艮庸。其中馆办卫生所现在已发展成四川省一所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南充市中心医院。
  此间,张澜多次请梁漱溟在南充讲课和作报告。两人同时在南充民间进行考察,并在乡小住。
  在抗日时期,张澜和梁漱溟同为国民参政员。他们和其他爱国民主人士一起,坚决主张团结抗日,一致对外,宣传抗日民主,反对专制独裁,推行宪政运动。
  为联合中间势力,形成政团力量,促进联合抗日,张澜、梁漱溟等人又共同发起组织“统一建国同志会”。
  1941年,皖南事变的发生,促使各民主党派加紧联合的步伐。梁漱溟、左舜生、张君劢、黄炎培、罗隆基、章伯钧、张澜等人发起和组织“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梁漱溟还潜往香港,发行、出版了民盟机关报《光明报》,在其上发表了民盟成立宣言和政治纲领。明确主张“实践民主精神,结束党治”, “厉行法治,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及身体之自由”。
  抗战胜利后,梁漱溟积极参加了当时的政治协商会议(旧政协),同其他民主人士一道为争取国内和平做了很大贡献。
  1946年,政协闭幕后,经民盟主席张澜的推荐和多次催促,梁漱溟才勉强接受民盟秘书长之职。后由于他的一个主张受到周恩来的严厉批评和指责,使他“深感自己搞不了政治”,辞去了秘书长职务,于11月6日离开南京,后返重庆,主持勉仁国学专科学校(后改为勉仁文学院)。从此,他不仅辞掉秘书长之职,连盟员也自动脱离了。对此,张澜深表惋惜。
  其实,梁漱溟并未真正脱离政治,脱离社会,他仍关心民盟。1946年12月18日,张澜由渝抵沪发表书面谈话时,最后特别提到:“梁漱溟先生暂不东下,但他并不消极,对国事及盟务曾屡次与余研讨,意见都甚相同。”
  1947年,梁漱溟劝国社党党首张君劢和青年党党首曾琦勿背叛民盟,去投蒋介石。梁漱溟还在《大公报》发表致国社党、青年党公开信,但该两党置若罔闻,叛盟求荣。
  梁漱溟积极营救被逮捕的民盟盟员(内含中共党员)。
  1949年1月5日他写信给在上海虹桥疗养院养病的张澜说,和谈首先要当局释放政治犯,张澜深有同感。
  1月24日 张群奉蒋介石之命,回四川,任重庆绥靖公署主任(后改任西南长官公署长官)。因张群是四川人且十分敬重张澜,行前,到虹桥疗养院拜会张澜,看有什么嘱托。张澜告诫他说:“今天的大局还不清楚吗?最好是跟人民走。”张群黯然回答道:“我也明知不行了,但我不能背离老蒋,他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不好背弃他,只好跟他走。”张群再问:“现在我要回四川了,你还有什么意见?你还有何吩咐?” 张澜忠告他:“你回去应该为四川人民做些好事,首先应该释放政治犯。关起民盟那么多人应该放嘛!还

1页    共5


发表日期: 2013-8-31    来源: 共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