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张澜教育思想 努力践行课改精神
民盟成都市委学习文史工委委员黄崇超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今年4月2日,是卓越的民主革命家、杰出的人民教育家张澜先生诞辰140周年纪念日,细品张澜先生的人生历程,探究张澜先生的教育思想,我不由得肃然起敬,思绪联翩:作为一个从事基础教育工作的教师,我们究竟应该向张澜先生学习什么呢?
  我觉得首先应该学习他民主自由的教育思想,让教师与学生都能够充分展示自己的个性
  民主自由是一个陈旧的话题,不管是社会生活中,还是在教育工作中,现在并不很时髦,已经不是那么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不是那么容易激起人们的热情了,似乎在这些方面的工作我们已经做得差不多了。难道真的是这样吗?
  这里我就谈一谈自己的感受。
  2011年5月8日至15日,我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一个教育考察学习活动,到山东省茌平县杜郎口中学学习。
  到杜郎口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过,天完全黑下来了。我们在小镇上找个地方匆匆吃了晚饭,就赶忙去学校附近找一家旅店住下。
  第二天一大早,吃了早饭,我们步行十多分钟,到了杜郎口中学门口。不过7点,这里就来了许多参观人员。大家都忙着登记、照相,等待办好手续,进校参观。
  进校后,早自习还没有开始。我们四处转了一转,拍拍照片。
  7点20分左右,学生到了操场。我们随即赶了过去,观看他们的升旗仪式。
  他们的升旗仪式当然与我们的也没有多少不同,但是,他们是由学生主持的。国旗下的讲话之后,从教师与学生两方面对上一周的教学工作进行评价,并对教学中教师的不同表现分别给予不同的奖励。
  然后到教室里看他们的早自习。
  早自习时,黑板上写着本堂课的要求,学生按照要求各自做着,翻书,做笔记,开小差的极少。教师在旁边观察,如有没有动的就督促一下。
  8点,我们又到报告大厅,观摩他们的公开课。
  三节,语文课(“我的思念是……”)、数学课(三角形)、英语课。学科不同,但是模式都差不多:黑板上写着本堂课的要点,一些学生回答相关问题,然后另一些学生纠错,再由一些学生总结。教师在适当时候提出黑板上没有的问题,偶尔又对学生的表现点评一下。
  次日,一大早我们又到了学校,进入教室里观摩他们的课随堂。我们观摩了语文、数学、思品、生理卫生,还有教师去观摩了乐课。回来后,大家谈自己的感受,觉得他们是用一种模式上课。
  后来,在杜郎口中学的报告厅,张副校长给我们介绍了杜郎口教学模式的来历,学科主任给我们介绍了课堂程序的具体操作。我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课堂上有那么多人在动,明白了都动起来的内涵。
  原来,杜郎口把教学程序分为三个阶段:预习、展示、反馈。在这三个阶段中,内容不同容易看出来,而不同层次的学生如何都动起来是看不出来的。为了达到都动的目标,他们对不同层次的学生提出了不同的要求:能力弱的,完成基础层面的,比如记忆、背诵(文科的知识要点、理科的定义公理等等);中等层次的,完成纠错的任务;上等层次的,完成总结拓展的任务,比如语文课堂上的临场写作、诗意改写等等。
  三个层面并不等同于三节课,用几节课完成视内容而定。
  当然,他们用这种模式取得了成功:学校的升学成绩,经过七八年的努力从全县最后一名进入了前五名,引起了全国各地的注意,不少学校派教师来此参观学习。并且,也有不少学校回去后学了起来,照着杜郎口模式。
  自然,成功了,值得大家研究、学习。但这种不分学科、不分教师个性而都用一种模式进行教学,教师的个性如何得到体现?教学的民主如何体现?我却认为值得思考。更何况这里的成功,其实很大程度上还是从考试角度判断的,如果从发展学生的个性方面来考察,究竟如何,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这,是远的影响。
  再说近的。
  现今的教学管理中,听课是常见的活动。本来,听课,是教师成长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方式,应该大力提倡,但是,在具体的落实中,人们常常以名师、教研员或领导的观点为标准,而忽略了教师的个性特征。比如,有的教师善于唱歌,在课堂上用唱歌的方式引导学生,有 教师观摩之后,也就跟着模仿起来,而不考虑自己是否善于唱歌。这种现象其实是教师身上民主教学的思想匮乏,教学环境中民主精神匮乏的反映。
  而我们的张澜先生在1926年担任成都大学校长的时候,就认同蔡元培办北大的做法,对校内各种党派,各种学说“兼容并包”实行学术自由和思想自由,允许教师按自己的流派观点讲学。1927年他在《成都大学校告》中指出:“大学为最高学府,包罗众有,学生对于各种主义之学说,均可尽量研究,以求真理之所在,言论思想,固不禁人之自由,不得因某某因研究某种主义之学说,而辄牵人政治问题,攻讦其不当,违反学府性质,损失学者态度……”。1929年他又在《我们对于教育的主张 》中说“我们是一个独立自由的人,应该要有天赋的独立自由的思想。人类的历史,早已堂堂皇皇宣布了这种人权,而最后的奴隶制度,反叛者又已揭出了独立之旗,撞鸣了自由之钟,我们从事教育工作和文化事业的人,应该本着教育者的资格,尽教育者一份子的历史的责任。所以我们千万应该发表精神独立的宣言,以实现学生的求学自由,研究自由,言论、出版的自由,而完成教育精神的民主化。”正是张澜的这种民主包容的办学思想,使得成都大学得到了很快的发展,处在西南偏僻之地的成都大学在学术领域中,达到了当时国内名牌大学的先进水平而蜚声全国。而我们这些从事基础教育的同仁们,不是可以从张澜的这些历史中得到一点启示么?
    俗话说,言教不如身教。我们教师在一个民主自由气氛浓厚的环境中能发挥自己的个性,自然也能影响到学生的行为,在这种气氛下,民主教育也才不会流于形式。
  其次


1页    共2

发表日期: 2012-3    来源: 张澜网站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