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雪松谈《墨子贵义》
张雪松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张澜曾长孙张雪松在纪念张澜诞辰14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张澜先生是我的曾祖父。我没有机会当面聆听他的教诲,但我知道他是近代著名的民主革命家和教育家。他的高风亮节深刻地影响了他的追随者和他的家人。我从我的祖辈和父辈身上看到了他刚正不阿、艰苦奋斗、真诚待人的人生态度和品格得到了继承,感受到他强大的精神力量。
作为张澜先生的后人和一个新的盟员,我崇敬曾祖父的人格和品德,毛主席曾说过“表老的德好”,我要学习和继承的就是这个“德”字。对此,我有几点浅显的认识。

一、崇尚墨家,倡导平等与兼爱


1948年张澜先生所著“墨子贵义”一书,将墨子学说中的精华和当时的社会情况进行了比对和分析,认为墨子所说的“仁”和“义”应当作为人们努力践行的道德和行为准则。
儒家表述的“仁”,重在事亲,强调封建等级的不可逾越,这样就不会有犯上作乱的事情发生,这主要是迎合了历代统治阶级的需求。张澜先生主张推行墨子的兼爱以减少阶层对立引发的争斗,促进社会的和谐。他指出,儒家指责墨子兼爱是无父的观点是错误的,相反,儒家思想过分强调家庭的关系,造成家族利益至上、裙带关系严重和任人唯亲。
而墨子的“仁”重在兼爱,也就是说既要子女孝顺父母,父母也要爱子女,同时还要将这种亲子间的爱推及到社会,孝顺和爱他人的父母和子女,只知道孝而不兼爱,天下还是会乱。这比孔孟的“仁”内涵更为丰满和博大,真正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如果我们的社会建立了这样的道德标准,小悦悦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人人平等,兼爱天下”,两千多年前墨子就已经提出了这样的普世价值观。在我祖父和我父辈们的身上我都看到了这样的闪光点,那就是:无论贫富贵贱,对每个人都要真诚平等地相待。

二、顺应人性,主张义与利的统一

墨子说:“义,利也”。张澜先生认为,这个“利”指的是利他。义和利是统一的,道德和利益能够合而为一。“兼相爱和交相利”,就是“人人相互包容友爱从而共同谋取福祉和利益”。
儒家认为,义和利之间是对立的。认为逐利必然忘义,人应该追求的唯一目的是“义”,甚至要舍生而取义。
张澜先生认为舍生取义固然非常好,但是爱生爱利是人性,要想办法在义和利之间找到平衡点。这里的“利”,主要就是要做到利人而不是利己,或者说是要求兼利天下。张澜先生在家乡兴办教育、扶植农桑、推动实业,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发展,改善了民生。这就是“交相利”的具体实践。

三、坚守名节,直言敢谏、勇于担当

墨子生于乱世,但求利人,不避艰险。张澜先生就是将此节操坚定地贯彻了一生。
在保路运动中,大义凛然地面对敌人大刀架颈、长枪顶胸而无惧色;
在成都举行的李公朴闻一多烈士追悼大会上,明知极度危险的情况下,仍然带头出席并厉声斥责反动当局;
国民参政会期间,当面斥责蒋介石的独裁统治;以致蒋介石在第二天的国民参政会上说,训政还是要的嘛,昨天张表方就训了我一顿。
在民盟被迫宣布解散时,为了保护广大盟员的生命安全,不计个人得失,毅然签字承担了所有的责任。

四、克己奉公,一生奉行墨子的非乐、节用主张


张澜先生对广大下层民众倾注了极大的关切和同情,认为他们“终岁劳苦尤为饥寒贫乏所困,不易生存”;而少数利益集团讲排场比奢侈都是“亏夺民财而来,既不爱人尤其不利人”,他主张“勤劳与俭约并行”。
听祖父讲,他年轻时,曾祖虽然历任高官但家无余财,生活清贫。解放前他担任民盟主席期间,无论在重庆、成都或是上海,均是借助友人居所,生活上还需接受当时在民生公司工作的儿子每月150元钱的接济,用以维持日常的生活和参加一些社会活动,而他为民盟募集的经费却从不染指。还有我听说过的几件小事:我祖父写给曾祖的家书因使用了单位的信笺,而受到了曾祖的严厉训诫;曾祖患病需要补充营养,要靠女儿每日上街排队购买处理前破壳鸡蛋。在今天,这些看来难以想象的点点滴滴,让我们领略了曾祖父的清正廉洁和勤俭节约。
毛主席还曾经说曾祖父是“与日俱进”。在新中国成立之后,张澜先生始终拥护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在给祖父的信中说:“今天是由新民主主义走上社会主义,决不再走英美帝国资本主义的路。正确的思想就是事事为人民服务来建设新社会、新国家。不是以个人主义为出发点,更不是以个人主义为归结点;要改变作风,要谦虚,不可矜骄自以为是;

1页    共2


发表日期: 2012年3月30日    来源: 张澜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