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山景:盟史秘辛
观山景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网上看到一些资料,很多是我所知道的,为此利用休假,经几次增删写下此文,以免淹没史实。


  前言:
  以张澜先生为代表的正直的爱国民主知识分子,在为振兴中华的奋斗中,因为对权力不热衷,不善权谋,也不会玩政治手腕。而以沈钧儒为代表的救国会,自被吸收加入民主政团同盟(中国民主同盟前身),由某方面的安排,就处心积虑地往核心挤。1947年,中国民主同盟(简称民盟)被蒋介石强迫解散后,沈钧儒(救国会领导人)等在香港成立临时总部,张澜等在上海被国民党软禁,更给了他们一个夺权的天赐良机。
  1949年召开政协会,准备成立新中国,各民主党派根据要求,向中共提交参加政协会的人员名单。当时,临时总部人员和张澜同住北京饭店的一层楼,但临时总部召开讨论名单的会议从不通知张澜,蓄意把张澜从民盟领导层中排挤出去,并以沈钧儒代替张澜。很有点鸠占鹊巢的味道。
  一次,毛泽东、周恩来来到会场,刘王立明曾站起质问:同住一层楼,为什么不通知张主席与会。其他与会者面面相觑。这也为刘王立明后被打成右派种下了祸根。
    但因时机尚未成熟,张澜对还未完成的解放事业的作用尚很重要。毛泽东阻止了这次夺权。
  1992年,楚图南在纪念张澜诞辰120周年大会上,曾提到:“新中国成立前后…当时民盟内部意见不一,但张澜同志顾大局、明大义,协调了各方面的意见,做了不少工作。”可见斗争之激烈。。
  1955年张澜先生去世后,这些人开始毫无顾忌,为所欲为,充分展现了他们“左派”政客的狡诈面目。特别是反右,在某方面策划下,中国民主同盟的领导权逐渐被后来由张澜“力主接纳”入盟的以沈钧儒为代表的左派政客集团——“救国会”完全掌控。
  从此,民盟的历史成为他们手中的玩物,随意编造。长期以来,他们的编造也就成了盟史唯一的解读。.
  自此后,这些人出于“夺权斗争”需要,为神化资历、人望尚不足的沈钧儒,为掩盖他们的丑恶嘴脸,极力歪曲民盟历史,并毫不手软地党同伐异。
  解放之初,有一个说法,就是中共认为民主党派太多了,想合并一下。救国会向来积极拥护共产党的一切决定,立即执行了。
  后来据说毛泽东觉得党派多一些,对外形象好看,还是不变了吧。但救国会已经自动宣布解散,没有办法挽回了。
  中共一直认为,张澜是中间派的代表;罗隆基等是右派;沈钧儒、史良、胡愈之领导的救国会才是左派(他们中的一些人原本就是中共党员,还有一部分是多次要求入党的积极分子),是可以依靠的力量。虽然救国会没有了,但可以由他们这拨人来掌握民盟,也是一样的。

  反右又是个好机会。借反右,左派们将张澜先生的左右,如罗隆基、刘王立明、叶笃义、陈新桂、范朴斋、张默生、张志和(中共党员)、潘大逵、张松涛等;和他们有异见的科学家、学者如钱伟长、费孝通、潘光旦、黄药眠、陶大镛、黄大能(黄炎培之子)、黄万里(黄炎培之子)等;及民盟的主要组成部分——张澜家乡四川省的大批曾为新中国的成立作出贡献的盟员都打成右派,这些人都是国家的宝贵财富--优秀的知识分子。
  这样,也可以说反右以后,救国会终于借民盟之壳还魂了,民盟不再是民主的同盟,而是救国会一会独大。
  文化革命时期更甚,当时,民盟中央机关文革办公室负责人×××,××在接待造反派时,甚至用国民党曾经用过的语言来污蔑受广大盟员崇敬的前主席张澜先生。同时,这些救国会人士又残忍地整肃了最后一批与其不属一派的盟内精英。
  直到改革开放时期,民盟恢复活动,80年2月胡耀邦同志到民盟讲了一次话后,特别是费孝通任主席,这才逐渐拨乱反正。

  1)民盟是沈钧儒创建的吗?
  这些人是这样编造这段历史的:“……我党为扩大抗日民主阵营,应设法帮助建立一些独立的民主政团,以便联合一致,同国民党进行斗争。周恩来同志要我去征求沈钧儒和邹韬奋的意见,可否把救国会或者以救国会为主,推动一些民主力量,建立这样一个政团。衡老及韬奋当即表示同意,以后就由沈衡老(沈钧儒,下同--笔者注)联络各方民主力量,建立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爱国主义的伟大旗手——纪念沈钧儒先生一百一十周年诞辰》,载《沈钧儒纪念集》第83页)。
  全是谎言!事实是怎样的呢?
  民盟的成立要追溯到1939年冬天。1939年1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后,进一步限制取消了各抗日民主党派在抗战初期争取的某些民主权利。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深感有联合起来的必要,以进行民主抗争,并调解日益加剧的国共摩擦。这一联合的组织者主要是梁漱溟(乡村建设派)、黄炎培(中华职业教育社)和张澜(无党派人士)。他们经过酝酿商议,在中共南方局的推动下,联络救国会的沈钧儒、邹韬奋、张申府、章乃器,中华职业教育社的江恒沅、冷遹,第三党的章伯钧、丘哲,国家社会党的罗文干、胡石青、罗隆基,青年党的曾琦、李璜、左舜生、余家菊以及无党派的光升等共19人,于11月23日在重庆青年餐厅集会,成立了“统一建国同志会”。
  11月29日,众人推举梁漱溟、黄炎培带着《信约》、《简章》和名单面见蒋介石,请求批准民主人士“有此一联合组织”。其时黄炎培因兼任“川康建设期成会”泸州办事处主任,去泸州未回,梁漱溟单独见蒋。蒋介石提出以不组织政党为条件,允许成立。
  “同志会”成立后的一年多时间中,国民党与共产党之间的摩擦事件屡有发生。使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十分严重的忧虑。而“同志会”却无所作为。由于仅仅是一个松散的座谈会似的组织,虽然根据简章规定两周集会一次,座谈国是,讨论时局,但仅限于“坐而论道”,没有实际活动,有时也曾将座谈意见向国民党当局进言,都未受到重视。与会者颇感失意,座谈会难以为继,同志会名存实亡。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的进一步联合势在必然。
  正出于上述考虑


1页    共5

发表日期: 2011年7月6日    来源: 共识网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