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祖父当上副主席 重庆 我党地工送安全
张广华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山城解放前夜我家打出五星红旗



 



编辑诗语:雾都前夜听国歌,前遍万遍低声和。五子围坐慈母线,竞展红旗亮城廓





从右到左:姐姐张幼芳、母亲李华芳、作者本人、妹妹张梅颖、大哥张正华和二哥张达华。



----------------------------
  看到这张照片,就想起上个世纪中叶的一段难忘的往事。



  那是1949年秋,我刚上小学。儿时的记忆里,山城重庆当时正处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在每天上下学的路上,经常看到国民党军警﹑特务横行,忽而警车呼啸而过,忽而借搜捕地下党为名,封锁一条街,对群众进行敲诈勒索。整个山城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



  更令人发指的是,为了中伤共产党,国民党当局甚至派特务放火制造了“九·二”大火灾,使成千上万的群众流离失所。但历史的进程是任何势力也阻挡不了的,山城人民在地下党领导下,护厂﹑护校,为山城解放同国民党展开了殊死战斗。



  我的父亲张乔啬辞去了在美国的高薪工作,回到重庆,准备迎接曙光的到来。我的大姐﹑大哥在中学参加党领导的学生运动,他们一回家就给弟妹讲解放区,教我们唱革命歌曲。在我幼小的心中开始知道“山那边有个好地方”,“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



  我们这些小孩子天天盼望着,盼望着解放军快点打过来,赶走腐朽的国民党。



  那时,我们党正在筹建新中国,国民党反动派为了封锁消息,下令山城凡有收音机的人家,必须切断短波,使山城人民听不见真理的声音,但我们家根本不理会这个禁令。每天天一黑,就关上窗户,关上灯,大人小孩围坐在收音机前,静静地收听。



  十月一日,我们终于听到了毛主席洪亮的声音:“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我们一遍又一遍地收听“中央人民政府公告”﹑“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命令”。每个人眼里都滚动着热泪,低声唱着我们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那是多么激动人心的一天!那情景永远不会从我的记忆中磨灭。



  敌人面临彻底崩溃,局势越来越紧张。由于祖父张澜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国民党特务对我们家的监视越来越明目张胆了,我们家不得不多次搬家。



  那是11月中旬的一天早晨,一个警察借口查户口来到我家,神情紧张地通知我们:解放大军入川了,特务晚上就要来抓你们,赶快离开!随后把写着地址的纸条交给父亲。



  当天,父亲领着我们转移到北碚梁漱溟先生隐居的地方。后来,才知道那个警察是位地下工作者。从此“共产党是我们的救命恩人”的信念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



  记得我们是坐着烧木炭的破旧汽车,一路摇摇晃晃往北开去。在路上,我们看到南逃的国民党军队,路过高官住宅区,看到曾任过重庆“市长”的吴国桢(父亲清华大学的同学)等上车仓皇出逃。



  在北碚,父母准备做一面五星红旗。几个晚上,五个孩子围在他们身边,一边看着他们一针针缝制,一边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论五颗星星应放在何处。我们心中都洋溢着幸福和喜悦,都企盼着赶快把五星红旗打出去。



  那一天终于来到了,1949年11月30日,阴雾霾霾的山城放晴了。解放军进城前夕,我们就迫不及待地打着五星红旗走上北碚的大街。红旗在灿烂的阳光下,是那样的红、那样的亮。这时,


1页    共1

发表日期: 2010-4-23    来源: 北京晚报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