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澜 从“川北圣人”到共和国副主席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机场亲迎毛泽东



  1945年8月10日,抗战胜利的消息传遍了重庆,73岁的张澜老泪纵横。但兴奋之余也在担忧是否会发生内战,他所期待的政治民主是否能实行。“且漫四强夸胜利,国家前途尚茫茫。”



  西华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康大寿教授告诉记者,此时的张澜并未和国民党势不两立。而张澜的孙女、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梅颖说:“表老有独立的人格,‘如果国民党坚持一党独裁,我坚决反对;如果共产党坚持搞阶级斗争,我们也不合作’——这是他1945年对记者说的。”尽管当时很多人都认为民盟是共产党的尾巴,其实它的独立性很明显。张澜字表方,大家习惯称他为“表老”。



  8月28日15时半,毛泽东和中共代表团到达重庆。毛主席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银髯飘飘的张澜,不等介绍就走过去了:“你是张表老?你好!大热的天,你还亲自到机场迎接,不敢当啊不敢当!”表老说:“你为国事操劳,不负众望,应当应当!”



  因为德高望重,张澜被称为川北圣人,当时流传有“得四川必先得张澜”的说法。当年蒋介石入川,陈立夫屡次动员张澜前去迎接,他没有去。所以毛泽东对前来机场迎接的张澜十分敬重。



  与毛泽东的3次会面



  张澜借住在朋友鲜英(字特生)在重庆的住宅——特园里,这里是民主人士在重庆的聚会和议事之地,董必武赐名“民主之家”,冯玉祥将军手书题匾。8月30日上午和蒋介石会晤后,毛泽东下午登门拜访张澜。



  张梅颖说:“毛主席给表老带来了朱德的礼物和一封信,朱总司令是表老早年的学生。礼物是延安自己生产的红色大方格毛毯,我们小时候还看到过。”



  “还有一件事情,表老印象也很深刻,毛主席到了特园以后,从楼梯底下开始和雇工一一握手问好,那些工人里面还有刚刚烧完火的,手脏得很,表老当时就愣了。他后来对我们反思说:‘我也是贫寒出身,高高在上几十年,染了一身士大夫气。’毛主席这样平等对待家里的雇工,他感慨万分,当时就对毛主席非常崇敬。”



  张梅颖说:“毛主席走后,表老和在场所有人说:‘得天下者毛泽东。’表老一向谨言慎行,可是这次却断然做出了结论。”



  毛泽东后来又两次前往特园看望张澜。第三次拜访中,毛泽东向张澜介绍了和谈情况,并表示共产党愿意做出很大让步,可是国民党还在部署兵力,内战随时可能会爆发。他拜托张澜发挥他的影响力,一旦内战爆发,动员川内的实力派与共产党合作,张澜很郑重地对毛做出了承诺。对于国共两党在谈判中一直争执不下的解放区政权和人民军队问题,张澜表示,他和吴玉章当年在四川搞川北自治,深知政权、军队的重要,他希望共产党能坚持,好为中国保留一方净土。这次秘密谈话后,张澜立即加强了和刘文辉、邓锡侯等川内实力派的联系。



  张澜建议把国共双方关起门已经谈拢的内容公之于众,免得蒋介石事后不认账。毛泽东一听,称赞他是名不虚传的“川北圣人”,“表老真是老成谋国啊”。当日晚,张澜就写好了公开信,这就是9月18日重庆报刊上发表的《致国共两党领袖的公开信》。



  和毛泽东见面后,张澜坚定了同共产党合作的信念。
与国民党渐行渐远



  早在1941年“皖南事变”之后,张澜、黄炎培等人就把他们的统一建国同志会改造成国共两党之外的第三种力量——中国民主政团同盟。一贯反对结党、已经69岁的张澜被硬推上了主席这个位置。“成立后无法宣布,也没法活动,蒋介石不断让人查办,后来去香港办《光明日报》,准备在那张报纸上宣布这消息,结果国民党又派人去香港阻止这个消息公布。”



  民盟分为多个党派,各有各的政治立场。范朴斋在1947年的文章《张澜为人怎么样》里说,民盟是个相当复杂的团体,也因此有人以为张澜先生手段高明,其实他的高明之处就是直,巧妙之处就是拙。原民盟副主席罗涵先说,当时民盟论才华要算罗隆基,论与共产党的接近,要算沈钧儒和史良,张澜以道德文章取胜。



  在1942年的国民参政会上,张澜他们提交了一份议案,要求国民党结束训政,实行宪政。议案激怒了蒋介石,他在会上就大骂:“把我当宣统了。”



  1944年,民主政团同盟改名为民主同盟,凡是愿意参加的个人都可加入。张澜亲自出马,发动四川和云南的国民党要员龙云、刘文辉、潘文化等成为民盟秘密会员,5年后,当解放战争进行到最后关头,他们的起义减少了各方面的损失。



  1946年1月,第一次政治协商会议召开,当时国、共、民盟各有8个名额,周恩来为了让民盟便于分配,让给了民盟一个名额,张澜深受感动。可是不久内战全面爆发,张澜极其失望,发表了不参加国民党自行决议召开的国民大会的声明。李公朴和闻一多被暗杀,张澜在成都主持追悼会表示,他本人决定步两先生之后尘,为中国的和平民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并且含着眼泪说:“如果政府还像一个政府,就应该严惩凶手及幕后主使人。”散会后他遭到特务袭击,70多岁的老人头部受伤,举国震动。



  11月12日,伪国大召开的时候报纸上没有民盟的名字,这也表示民盟和国民党的彻底决裂。



  民盟解散与生死之险



  1947年10月28日,国民党内政部宣布民盟是非法团体,盟员按照《后方共产党处理办法》处理。10月29日,发表了《民盟参加叛乱真相》。11月5日,张澜等人在上海对陈立夫起草的一个字不许改的解散文告,讨论了很长的时间。康大寿说,蒋介石的意思是,要是你们自行宣布解散,就不执行异党分子处理办法,“也就是不逮捕你们的成员”。



  黄炎培含泪读了文件,张澜签了字。他当晚对民盟的宣传部长叶笃义说:“杀头我不怕,我担心的是大家的安危。”



  在他的安排下,沈钧儒等人去香港着手恢复民盟,而张澜在住所被特务严密包围的情况下筹措经费,所筹集的巨额款项一分不留,全部用做民盟的经费。当时他已经身


1页    共2

发表日期: 2010-3-9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