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真正民主政治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一、近代民主政治的消长




    这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十余年,和爆发的初期。有些人因为被轴心国表面上短期的军事声势和军事胜利,所震撼摇惑,遂认为民主政治已届没落的时期,以为独裁政治行将成为今后世界政治演进的一种合理新形态,于是相率效尤,领袖独裁,厉行党治的风气,张甚一时。年来保障人类自由,倡行民主政治的同盟各国,逐渐胜利,声势日振,正义日张,民主政治乃为世界各国所重新认识。加强重视,均认为此次世界大战,完全是民主政治与独裁政治的战争,也就是自由平等独立和奴役压迫侵略的战争。近来在意大利创行法西斯独裁政治的始祖墨索里尼,迫于大势,骤然坍台,其所领导的法西斯党,也就随之解散,而意大利终于向同盟国无条件投降,美国国务卿赫尔在招待记者席上,曾说“墨索里尼统治,及时而合宜之结束,为彻底摧毁及根绝各国或国际法西斯主义痕迹之首要步骤”。美总统罗斯福更对全美广播说:“吾人在任何方面,均不致与法西斯主义谈商,吾人绝不容法西斯主义有丝毫残留。”故一般人均认为墨索里尼之坍台,所影响于世界政治的重要性,将较其影响于欧洲战事者为多,从此独裁政治,将日渐趋于崩溃,民主政治,更将普遍地成为世界各国政治形态的唯一极则。
    中国在本年九月国民党十一中全会开会,蒋主席训词特云:“政治建设的基础,就在宪政的实施”,“在宪政实施以后,本党还政于民”,“宪政实施以后,在法律上,本党应该与一般国民和普通政党处于同等的地位,在法定的集会、结社、言论、出版自由南原则之下,享同等的权利,尽同等的义务,受国家同等的待遇”。“本党虽退处于平民的地位,但本党同志,更是要继续我们过去一贯的努力,贯彻我们实现三民主义保育中华民国的使命”。这一次的训词,宣明国民党的民主精神,昭告世人中国之必为民主国家,读了令人钦佩,令人庆幸。于是十一中全会关于实施宪政,遂有“国民政府应于战争结束后一年内,召集国民大会,制定宪法而颁布之,并由国民大会决定施行日期”之决议案公布全国,愈足证明同盟国的民主政治,是日渐光大了。




    二、什么叫民主政治




    什么叫民主政治呢?人处社会,是不能离群索居的,所以亚里斯多德曾说:“人类是政治的动物。”孙中山先生有云:“管理众人的事,就叫做政治。”又说:“凡是有团体有组织的众人,就叫做民。”主字当然就是主权的意思,自然也含有主动的意思,这就是说人类求生存求繁荣的权利,是任何一个人的天然权利,是与生俱生的,是自动的,自主的,不是他人授予的。所以民主政治的意义,简单言之,就是主权在民的政治,也就是国由民治。凡是管理众人的事,要以主权在民的真精神和好方法来管理,才叫做真正的民主政治。如其以一个人一群人一党人的意思,不依全民共立、全民共守的法律,来管理众人的事,把持政权,独裁专制,任意扩大统治者的权力,并不容许全国人民发表不同的意见,得到各种的自由,不顾全国人民的主权,那就决不是民主政治,只可称为君主政治,贵族政治,党霸政治。因为他不以主权在民的真精神和好方法,来管理众人的事,纵然有时也号称民主国家,实际上是与民主无干的。




   真正的民主政治,至少要具备下列的几个必要条件:




   一、政治的主权,一定是要在全体国民的手里,而不是在一个人在一个党的手里。
   二、众人的公事,应由全体民众来直接讨论处理,此谓直接民主政治。假若这个做不到,至少也应由全体民众直接推选代表,来组织议政机关,讨论国事,监督政府,以实行所谓间接民主政治。
   三、民众代表,应由民众的自由意志直接推选,不得由一党的党部人员会同政府官吏来指定人选,使人照名单推选,或加倍推选,再由党和政府圈定。
    四、地方人民及其代表之参与中央政事者,应能自由行使选举、罢免、创制、复决四权,决不可剥减其权力,尤不得有利诱威胁之事。
    五、一个国家,应有其根本大法,即早日颁行其有关于人民权利义务与政府组织权责的民主宪法。宪法之制成,应由国民代表推举若干人参加议订,再开国民大会决定而颁布之。全国上下,共同遵守,即一国之元首,亦应严为遵守,不得以已意变更法律。
    实行民主政治,因为有次列各项优点,所以当前和未来的世界政治,都要以民主政治为最高原则。
    一、民主政治,不应有男女和种族的差别,只有使社会爱国分子能有均等的机会,充分发展各人的才能。
    二、民主政治,主权在民,人人有独立的人格,人人有共守的宪章。因此一般政治社会,平均发展,继续进步,自可以免除因压迫不平,而使国内发生革命流血的祸变。
    三、民主政治,人人自爱,人人互尊,所受之教育,所得之享受,皆期趋于平等。货取于地,而不必藏己,力出于身,而不必为己。将来因社会财富之增加,人类皆富,人类皆乐,各遂其生,共享和平,以到达世界大同,是为民主政治之极则。
    或有谓:“民主政治,必须人民经过若干时期的训练,俟其到达某种程度,然后实行,乃可望收到好效果。”其言似是而非。试思实行民主政治,要经过一年又延一年的训政时期,与满清末年的立宪要预备九年者何殊。必如所言,则所谓某种程度,将因时因地因人因事,而各有不同,是将永无适合


1页    共4

发表日期: 1944年    来源: 据内部铅印稿。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