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后的张澜
谢增寿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张澜在民主革命时期,被赞誉为“民主舵手”。毛泽东在重庆谈判期间,当面称颂他是“老成谋国”,对这位革命老人的光辉业绩作了高度评价。新中国成立后,张澜虽已届80高龄,但他桑榆未晚,壮心不已,仍以极大的热情积极参加中国人民民主政权的工作。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平开幕,以张澜为首的民盟正式代表共16人出席了会议。他在会上发言指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开幕,“这是中国人民正式宣告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在中国统治时代的结束。这是中国人民正式向全世界宣告,从今天起,中国人民真正做起自己的主人。”他表示,民盟立下宏愿,在毛主席领导之下,精诚团结,共相勉励,以完成建设新中国新社会的历史使命。
    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代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权,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的根本大法《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在这次会议上,张澜被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还有不少民盟领导人先后在全国政协、政务院担任要职。后来,一位四川朋友从香港回来问他:“表老,你不做国民党的官,为什么做共产党的官?”他哈哈大笑一阵后,操着浓重的川北口音说:“国民党的官刮人民,共产党的官为人民服务。”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开创了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无党派民主人士真诚合作,共商国家大计的新格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使我国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多党合作的内容,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在新形势下,民主党派如何发挥它的特殊作用?怎样完成新的历史使命?这是摆在张澜和广大盟员面前的新课题。
    1949年12月上旬,民盟一届四中全会在北京开幕。会议期间,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约集民盟出席会议人员谈话,勉励大家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加强团结。周恩来总理在招待与会代表的茶话会上,肯定了民盟的历史道路。他说:“民盟的历史就是在各位领导人和同志们共同努力之下,在全国人民拥护和我们党支持之下发展的历史。”针对在全国政协召开以后,有的民主党派曾产生过解散组织的想法,周恩来客观地、历史地分析了民盟的产生和作用,说明了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长期团结合作方针的正确性和科学性。他特别强调,“民主党派在中国革命中是有贡献的,不论民盟或其他民主党派都应该继续存在下去。”“在整个中国革命中,民盟是发展的、前进的,是大有希望、大有前途的。”
    张澜在讲话中指出,本盟又随时代的进展而有着新的任务了,我们的任务就是在工人阶级、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彻底实现共同纲领,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他要求广大盟员加强团结,彻底改正一切由个人出发的想法,从而担负起时代赋予的任务。
    张澜在以后的讲话和文章中,多次强调民盟要坚决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同时与共产党实行亲密合作。1950年3月29日,他在《光明日报》上发表《发挥高度积极性与共产党员团结合作》一文指出,作为友党,应该主动地以对民族对人民利益献身的精神,以对国事负责的态度与共产党员进行“亲密合作”。
    解放后,张澜领导民盟在巩固人民民主政权方面做了许多工作,比如抗美援朝、土地改革、镇反、三反五反、思想改造等等都有民盟的通力合作。1950年6月14日至23日,政协一届二次会议在京召开,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土地改革问题。毛泽东号召各阶层人士过好土改关,做一个完全的革命派。并指出,战争和土改是在新民主主义的历史时期内考验全中国一切人们、一切党派的两个“关”。……我希望我们大家都和过战争关一样,也都过得很好。大家多研究、多商量,打通思想,整齐步伐,组成一条伟大的反封建统一战线。”张澜代表中国民主同盟在会上发言,完全拥护土地改革法草案,同时还表示要号召全体盟员圆满完成中国土地改革的任务。8月4日,民盟中央发出通知,动员盟员积极投身于土地改革运动。各地民盟成员在当地中共组织和政府的统一布置下,深入农村参加伟大的土改运动。胡愈之作为中央土改第一团川北分团团长同胡耀邦一起,领导了川北地区的土改运动。
    为了帮助广大盟员过好土改关,张澜批驳了各种怀疑、反对土改的错误言论,回击了地主阶级的造谣和诬蔑。同时民盟总部还致函各基层组织,希望除响应总部号召,动员盟员实际参加土改外,尤应针对土改问题,利用各种机会和方式,经常广泛开展学习与宣传工作,使广大盟员对土改问题获得共识。对个别坚持地主阶级立场的盟员,盟组织也给予了必要的处分。湖南、江西、重庆各支部对极少数对抗土改运动的盟员还作出了开除盟籍的决定,为保证土地改革的顺利进行扫清了障碍。
    张澜坚守的人生信条是:“以义持己,则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以仁爱群,则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他一生始终躬身实践他的诺言。早在民国初年,他任嘉陵道尹和四川省长时,因其自奉节俭而有“川北圣人”“布衣省长”之美称。解放后,他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是国家的“一级干部”,但他一如既往,身居高位,志行高洁。他坚持“采取学习的态度”,进一步树立社会主义坚定信念,依然廉洁奉公,一身正气,以人民公仆的本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还是着那身布衣长衫出入于国家机关,一度在一幢简陋的小楼房居住。夫人来京后,他一再对夫人说“你过去在家劳动,现在还要劳动,家务事自己干”,因而,他把政府分配来的保姆给退回了。他的秘书吕光光回忆张澜不领特别津贴的轶事,至今仍给人以深深的启迪。解放初,政务院周恩来总理批准由国家给几位党外知名人士每月200元特别费,但他表示“不能再增加国家的负担”而分文未取。政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只好将此款按月存

1页    共3

发表日期:     来源: 张澜网站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