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张澜的统一战线思想
李宗杰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伟大的爱国主义者、老一辈的民主革命家张澜先生,在半个多世纪中,为民族的独立、国家的富强、人民的解放奋斗不息。他一生追求真理,随时代前进而前进。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他同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亲密合作,并肩战斗,为坚持和发展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统一战线,推进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作出了不朽的贡献。
    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历史证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积极因素,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是中国人民战胜国内外强大敌人,克服各种艰难险阻、夺取革命和建设事业胜利的强大力量源泉,是我国革命和建设的一大法宝。在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中,曾经出现过民族革命统一战线、工农民主统一战线、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张澜先生是中国共产党倡导的统一战线的积极参加者和支持者。尤其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张澜先生在坚持和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中,在形成和发展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中,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战友,作了许多艰苦卓绝的工作,发挥了巨大作用。



张澜统一战线思想的政治基础



    统一战线是为政治路线服务的。一定历史阶段的统一战线必须建立在一定的政治基础之上。只有具备相同或基本相同的政治目标,不同的阶级、集团和个人之间才有团结合作的基础,才能结成巩固的联盟。
    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张澜先生在政治上是一位坚定的爱国主义者,坚定的民主主义革命者。早在辛亥革命前夕,他就参加了领导四川人民反帝反封建的保路运动。五四运动时期,他在苏联十月革命的影响下,开始接触马列主义。他同蒲殿俊等在北京创办《晨报》任常务董事,聘请李大钊为副刊总编辑,宣传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和俄国革命运动等。他自己也在《晨报》上发表过赞扬马列主义的文章。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他在四川提倡民主办学,主张思想、学术自由,主张各党各派兼收并蓄。在20年代后期,他在任成都大学校长期间,注意学习马克思主义,在政治思想上有了巨大的进步。他所写的《中国学生底出路》《怎样研究经济学》《我们对于教育的主张》等文章中,用马克思主义观点说明当时中国革命的主要问题,加以宣传。他指出:“造成中国现在生产不能发达底原因,主要是帝国主义之侵入。”“中国底军阀官僚,外以帝国主义为靠山,内却是以资商豪绅为基础。”“整个的社会都污秽龌龊。”“革命是必不可免的事情,它将无疑地成为中国社会的出路。”“只有扫除帝国主义及其工具——军阀官僚资商豪绅底势力.中国底社会环境和经济,才能焕然一新,而展开一个优良的局面。”在这些论述里,张澜指明了中国革命的主要对象,指明了民族斗争与民主斗争、民族解放与社会解放必须统一起来,响亮地提出了反帝反封建的口号。这同当时中国共产党制定的中国革命分两步走的第一步——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目标是一致的。不仅如此,张澜当时在文章里对人类历史趋势和中国社会将来的展望中,还树立了社会主义的信仰。他在对亚当斯密的资本主义经济学和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经济学作比较之后,肯定了社会主义经济学揭示了“经济制度的新陈代谢,人类生产之进化”,使“我们因而得了解资本主义的产生、发展、衰老和它给我们所孕育出的新社会形态——大同的共产主义社会”。在这些文章里,张澜不仅指出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优越,而且指明了社会主义制度是从资本主义社会里孕育出来的,社会主义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张澜公开发表和宣传的这些政治观点,在革命处于低潮,当权者把马克思主义视为洪水猛兽加以禁绝的情况下,确是他真实思想的写照,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正是由于张澜先生在新民主主义革命初期就是一个自觉的民主主义革命者和社会主义的信仰者,同情马克思主义,这就同中国共产党有了共同的政治方向。因而在中国革命各个重要历史时期,张澜成为中国统一战线的积极参加者、支持者和重要的组织者,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大革命前后积极支持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活动



    张澜于1917年任四川省长,因l918年川滇战起,被迫赴京设立行署滞留北京。他以省长名义向交通部商拨川汉铁路股款利息,资助留法勤工俭学的川籍学生,其中一些人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
    张澜l920年回四川后,与吴玉章共商四川自治,并以南充为试点。他认为自治必须以经济为基础,必须与教育相结合。他亲任南充中学校长,聘请思想进步的张秀熟、袁诗荛、李鸣珂等主持校务。在思想教育中,他特别注意培育学生的爱国爱民思想,鼓励学生关心国家大事和人民疾苦。该校学生广受新思想熏陶,不少人先后投身革命,其中著名的有朱德、罗瑞卿、于江震、任白戈、康乃尔等。l925年张澜任成都大学校长,他一反过去陈规陋习,主张民主办校。他倚重赖鸣珂、杨伯恺、刘绍禹等共产党员教授,并与成大中共支部书记和共青团支部书记李正恩、贾子群经常接触,关系密切,积极支持党领导的“社会科学研究社”,并以自己的薪金资助其出版刊物,使该社成为全校发展最快、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团体。当时的成大,曾被誉为“民主堡垒”。张澜在主持成大期间,多次掩护地下党的活动,营救共产党人,揭露蒋介石、王陵基等的倒行逆施。1926年万县“九五”惨案后,中共川西特派员刘愿庵等为了配合大革命在长江上游地区的发展,在成都创办《九五日报》,张澜应邀出任该报“言论委员会”主任,以掩护该报发行。国民党骂他“宣传赤化”,并派兵到他家搜查,他泰然置之,继续步行到校上班。1928年反动军阀制造了“二一六惨案”,许多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遭到逮捕和杀害,张澜来不及营救,愤然召开全校员工师生大会,宣布辞职,表示抗议,并通电全国,揭露其罪行。不久,中共四川省委代理书记张秀熟等


1页    共5

发表日期:     来源: 张澜纪念文选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