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澜与中国民主同盟 -- 兼论张澜的统战思想(3)
刘雅清 张茂延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五)改中国民主政团同盟为中国民主同盟,扩大统一战线 
   根据刘文辉写的《走到人民阵营的历史之路》一文中所说:“一九四一年,国内几个政治派别在重庆联合组成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推张澜为主席。在酝酿期间,张澜几次和我商量,希望川康军政界负责的朋友能与之合作。时我正联合西南实力派从事反蒋活动,政治上需要有同情的声援。同时我和这几个政治派别的首脑人物早有联系,同张澜本人更有多年交谊,故张一提,我便满口答应,表示愿意在政治上互相配合,并在经济上尽力协助。民盟成立后,我就是按照这约言履行的”。龙云写的《抗战前后我的几点回忆》一文中说:“张澜派人对我说,组织民盟有许多困难,我就竭力鼓励他放手干,我愿尽力协助。后来刘文辉对民盟与我取一致行动”。由此张澜担任政团同盟主席之时,有心把西南实力派纳入联共抗日反蒋的统一战线之中,变政团组织为群众组织。
抗日战争发生,北京的清华、北大、天津的南开迁到昆明组成西南联大,加上原有的云南大学、昆明师范、昆明工专以及内迁的北平中法大学共计七所高等院校,集中了文化教育界的爱国力量,成为抗日救国民主人士的堡垒。张澜担任政团同盟主席之后,派罗基隆前往昆明发展无党无派势力,这时期广大知识分子,对共产党还不完全理解,受反动派恶意宣传影响,存有介心,“民主”二字深入人心,自“十大纲领”公布后,联大、云大、中法大学教授,纷纷要求加入民盟组织,同时周恩来派共产党员周新民、李文宜给张澜,张澜又把他们二人以政团同盟成员身份派赴昆明,组织民盟云南省支部,以罗隆基、周新民、潘光旦、潘大逵、唐徽萱为筹备小组。一九四三年春,要求入盟者络绎不绝。上层人物如缪云台等也被发现为秘密盟员,不久,无党无派人士之入盟者二十倍于各小党派之成员。这时,我国抗战处于极端艰难阶段,世界法西斯势力十分猖獗,蒋介石希望日苏战争爆发,可以乘势消灭共产党,与日妥协,维持他的反动政权,但是,日本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偷袭珍珠港,激起美国反击,陷入太平战争泥坑,越来越深,根本不敢对苏宣战。一心要打通:“大陆交通线。”而蒋介石为保存实力,消灭异已,对豫湘桂不作认真部署,以致一溃千里,在短短几个月中,损兵六十万,引起盟国的关注不满。美国副总统华来士来华调查真相,路经昆明,昆明支部同人,举行茶话会招待他,把“十大纲领”和对时局宣言译成英文,或把中文印刷品直接送给他们,民盟外交活动的活跃,大大地超过了以往三年。当时,国民党政府方面贪污腐化,物价日涨,民怨四起,群众反蒋情绪空前高涨,而中共方面,受国民党特务的压制,又不能公开活动,寄希望于张澜,张澜鉴于这些情况,五月三日集会商之于沈钧儒、张申府、黄炎培、章伯钧、左舜生等人,提出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改组为中国民主同盟,于九月十九日在上清寺“特园“召开全国代表会议。会议讨论了目前形势,非改组不足以扩大民主力量,不足以挽救抗战危机。理直气壮,无可否决。于是一致通过删去”政团“二字,改为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改组为中国民主同盟以后,政治性质起了很大变化。就不是单纯的国共两党以外的政治同盟。而是包括许多的中共老党员和地下党员在内的政治组织。也包括一部份国民党的民主派在内的政治组织,这是实实在在的统一战线。其中:在抗日时期,是坚持抗日,反对妥协。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在解放战争时期先是坚持和平民主,团结建国,反对内战独裁。后是坚持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胜利,建立人民民主专政和中国共产党领导,多党合作制度而斗争。 
   共产党方面,为了帮助民盟建立健全组织,开展工作,经过研究安排一些党员入盟,四川云南方面入盟的老党员如:李相符、周新民、李嘉仲、杨伯恺、张志和、贾子群、王干青、楚图南、田一平等等,青年共产党员就难计其数。以民盟身份被捕牺牲于四川的五十八名烈士中,有二十七名是党盟交叉的共产党员。至于党领导的外围组织,有的几乎全部加入了民盟,如华岗领导的“西南学术研究会“中的成员除华岗一人外全都是民主同盟的盟员,其中一部份人后来担任了民盟云南省支部的领导工作。有的还当上了中央委员。在中共地下党组织领导及民盟的积极配合下,昆明的青年运动蓬勃发展。而被称为”民主堡垒“。在成都方面,以刘文辉为名,由老共产党员李相符、杨伯恺领导的成都各大学的知名进步学者、教授、爱国知识分子组织的秘密政治团体“唯民社”,全部加入了中国民主同盟,成为四川民盟支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出版《青年园地》半月刊。在一九四 0 年国民党反动派制造“抢米事件”以后,川西地下组织大部份被破坏,经受三次反共高潮,党中央执行十六字方针,局面沉寂,竟达三年半之久。自中国民主同盟建立以后,中共批准一些党员参加民盟。借民盟之名活动,情势逐渐转变,例如,有一次李相符在张澜领导的慈惠堂召开民盟骨干分子会议,到会二十三人,其中二十人是共产党员,一人日后也加入了共产党。慈惠堂成了中共与民盟在成都的活动聚点。一些群团组织如民主宪政促进会,妇女联谊会……设在这里。川北方面中共党员,加入民盟的人也不少,领导人中如贾子群、王燕生、袁贯、岳小平……等都是党盟交叉的,而且以张澜名议在群众中进行秘密活动。张澜以保卫家乡永安为名,向刘湘要了两百支枪交邓灵轩(中共党员)掌握,南充地区地下党领导机关长期设在永安小学。一九四七年六月一日成渝两地大逮捕,一部份同志撤退到南充,组织川北游击力量,许许多多活生生的事实,说明民盟在统一战线中的作用,应该实事求是总结推广的,而党内与社会上一些左倾机会主义份子,承袭王明路线,不是关门主义怀疑忠实朋友,就是变相的打击迫害,加以“莫须有”的罪名。在统一战线得到非常成就之时,把功劳归于自己,把错误和缺点归于朋友。本来民盟公开宣布自己是国共以外的第三者,居于中间地位,目的是便于主张正议,调解国共纠纷。竖立中共的是,责国民党之非,而今“左”的人物,硬说民盟要在国共之间走“第三条道路”,要在中国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有的抓着一九四五年十月民盟全国代表大


1页    共2

发表日期:     来源: www.yinda.cn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