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勉·一戒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人不可以不自爱,不可以不自修,不可以不自尊,不可以不自强,而断不可以自欺。予也年逾七十,静坐自思,辄愧悔丛集。近读《论语》、《孟子》诸书,爰取其言,作《四勉》《一戒》,以期补过于桑榆。
    民三十一年十一月五日  张  澜于成都
    四    勉
    自    爱
    人之有美衣服,佳字画,必用箱箧善为收藏者,为爱之而恐其污损也。人于园庭之中,栽种花木,必善为培植,朝夕灌溉者,为爱之而使其生长也。乃人多只知爱物,而不知自爱,以至灵至贵之身,日污损于声色货利之私,而不知生长于天理民彝之正,是爱身不若爱物,其蔽实甚。
    所谓自爱者何?即爱己之身不使其为恶所污损,而使之常生长于善也。欲其生长于善,必先求所以养之。孟子谓:“拱把之桐梓,人苟欲生之,皆知所以养之者。至于身,而不知所以养之者,岂爱身不若桐梓哉?弗思甚也。”〔1〕明爱其身者,必有以养其身,不知所以养之,即不得谓之爱也。然身非一体,爱之而不求所养之善,即无能生长于善,亦即无以成其爱。故孟子又谓:“人之于身也,兼所爱。兼所爱,则兼所养也。无尺寸之胀不爱焉,则无尺寸之肤不养也。所以考其善不善者,岂有他哉?于己取之而已矣。体有贵贱,有小大,无以小害大,无以贱害贵。养其小者为小人,养其大者为大人。”〔2〕“考其善不善者”,谓考其所养之得失也。贱而小者,口腹也;贵而大者,心志也。养小则害大,养贱则害贵,故养其小者为小人,养其大者为大人。所谓养其大者,即养吾心仁义之良,静存动察,勿忘勿助,得而养则长,失养则消者也。盖养其小者,则徇人欲,而日趋于卑下,“饱食、暖衣、逸居、无教”,此其所养之不善,而流为小人,即不善自爱者也.养其大者,则存天理,而日进于高明,戴仁而行,抱义而处,此其所养之善,而成为大人,即善自爱者也。故真自爱者,必能养其仁义之良心,使之充足于中,而彰著于外,非系情口腹,徒愿乎膏粱之味与文绣也。
    凡爱之深者,必有所欲,故曰爱之欲其生,又曰爱之欲其富。惟自爱者必养其仁义之良心,既不贪不义之生,亦不羡不仁之富,其有所欲,则欲己之立。欲己之达也。己立,是能得合理的生存,而为善自乐;己达,是能受良好的教育,而行义咸宜。必己立、己达而后谓之能自爱,能自爱斯能爱人,故云“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8〕。立人者,使天下之人皆能得合理的生存,而民安也;达人者,使天下之人皆能受良好的教育,而俗美也。推已之所欲以及于人,是爱人必本于自爱。故孔子谓“仁者爱人”,而《法盲》则以自爱为“仁之至也”〔4〕。
    自    修
    《大学》有官:“如切如磋者,道学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前儒谓初习谓之学,重习谓之修,义殊未尽。学,觉也。如切如磋者,骨角脉理可寻,切磋主于剖析,故释之曰道学,言其能穷理也。修,治也。如琢如磨者,玉石浑坚难治,琢磨主于攻错,救释之曰自修,言其能去私也。
    所谓自修者,就所学之已知已行者,而加以省察克治之功也。盖人之所知所行,恒因心为私欲所蔽,陷于一偏,而多所咎戾,故必随时加以省察克治,以求去吾之不善而进于善。师虽教,而不能代其行;友虽益,而不能助其心,所贵乎自修者,为仁由已,克念作圣,其机在我,非由人也。孔子谓:“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5〕德必修而后成,学必讲而后明,见善能徙,改过不吝,此四者日新之要,而当以不能为己忧,即自修之功也。曾子谓:“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6〕日以不忠、不信、不习三事,省察吾身,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即自修之功也。孔子又谓:“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7〕此九思者,皆在目前,皆为作圣之基,无时而不以之自省察,则尤自修之功之至为详切者也。夫所谓德、义、忠、信  明、聪、温、恭、敬等。即孔子所言“不逾矩”之矩,《诗》所谓“有物有则”〔8〕之则是也。矩与则者,一定之法,而不易之理也。人之自修,即在矩、则上操存,而莫能外。然又必一主于敬,故日“修已以敬”〔9〕,盖戒慎恐惧,无敢惰放,则天理以存,人欲以遏,斯可为君子也。
    人能自修,则日进于圣贤;不能自修,则日流于非辟,此理之必然者。特是自修之要,在能自反,得一善,则拳拳弗失,即所谓见善修然,必有以自存也;见一过,则内自讼,即所谓见不善愀然,必以自省也。不能自反,则自满者常以为己之德与业皆无不足,自贤者又以为己之言与行皆无不是。无不足者不假修,无不是者不肯修,其为自修之阻,而有害于身心也甚大,故《礼》戒“自满”〔10〕,《诗》刺“予圣”〔11〕,诚不可不以之自儆也。蘧伯玉之使,谓夫子欲寡其过而未能也。欲寡则不自是,未能则不自足,此为真能自反,而知自修之道者也。
    自    尊
    无廉耻,无气节,卑鄙龌龌,蝇营狗苟之人,固没有自尊心,即使读书颇能勤学,为人亦知自好,而仅志在温饱,以得富贵方目的,亦是没有自尊心。自尊是不安于凡陋,而以远大自期,即孟子之所谓“尚志”〔12〕,高尚其志,不肯同乎流俗,就是自尊。
    然而尊人者必其人有可尊之实,自尊者亦必自已有可尊之实。
    世之尊人者,多以其有爵而甚贵也。而在己之足以

相关文章


1页    共3

发表日期: 1942年11月5日    来源: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