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与民盟
曹建坤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编者:本文来自《1945-1949中国共产党与自由主义力量》一书

    这一部分主要以历史事实为基础,从相互合作、双方如何处理矛盾与分歧、中共对民盟的督促与引导等几个方面,说明中共与民盟两个政党之间的关系。


    中共与民盟合作的历史由来已久,可以追溯到民主政团同盟酝酿成立的时候。事实上,早在1939年11月成立的“统一建国同志会”的会员已和中共代表周恩来、董必武等人建立起较为密切的个人联系。1941年1月“皖南事变”爆发,使一些小党派感到有联合起来反对内战和争取民主的迫切需要。中共对此的态度是“力促其成”。l941年1月15日,周恩来致毛泽东:“当前各小党派想成立一民主联盟,以求自保和发展。我们力促其成,条件为真正中间,不要偏向国民党。”2月10日·黄炎培、沈钧儒、邹韬奋、张申府、左舜生、张君劢等在玉皇观商量对国民参政会的态度,周恩来也参加了这个会。会上决定将“统一建国同志会”改组为“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对共产党来说,民主政团同盟的成立是公开的秘密。“
    “中国民主政团同盟”秘密成立后,中共对它的公开化与合法化提供了重要帮助。“同盟’’派梁漱溟去香港办报,借机公开组织。1941年3月28日,梁漱溟向周恩来谈了这一计划,立即得到周恩来的支持。廖承志、范长江、章汉夫等在香港的中共党员为民盟《光明报》的出版提供了,经济、设备、人员等多方面的帮助。在1941年11月16日。“民主政团同盟”公开宣布成立的茶会上,周恩来亲自出席,以示支持。中共机关报《解放日报》专门发了社论,刊登了“民主同盟成立宣言“。
    “同盟”公开后,中共亦协助他们发展组织。据罗隆其回忆,当他1941年在昆明创办民盟支部的时候,‘”共产党在昆明的地下党组织是予以全力的支持的”②。周恩来与张澜协商后派中共党员周新民和李文宜前往昆明,参加民盟昆明支部工作。后来,周恩来又派杨伯凯协助张澜在成都建立民主政团同盟四川省支部。在民盟的组织发展上,体现双方合作关系的一个突出现象就是所谓的“党盟交叉同志”,即中共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民盟。“到了内战时期,民盟内从中央到地方直至基层,都有共产党员,为数约一成。有些地方组织中,其数甚至高达一半。他们之中部分是中共地下党员,由党指派人入民盟的;部分本是盟员而后经争取成为中共党员的;有些是在申请人中共时,被要求先加入民盟的。但他们一般在解放前都不公开其党员背景,仅以盟员身份出现。
    中共提出的“联合政府”主张是民盟与中共合作的思想基础,并成为民盟孜孜以求、坚持不懈的奋斗目标。虽然中共七大内定联合政府应由无产阶级领导,但中共代表于1944年9月在三届三次国民参政会上首先提出“联合政府”的口号,只是说:“希望国民党立即结束一党统治的局面,由国民政府召集各党、各派、各抗日部队、各地方政府、各人民团体的代表,开国事会议,组织各抗日党派联合政府”。①并没有提联合政府的领导权问题。民盟经过考虑于10月10日发表政治主张,明确同意:“立即结束一党专政,建立各党派之联合政权。②l945年元日.以后,发生了所谓“新华日报事件”。民盟领袖发表文章,提出希望早日成立联合政府、改革政治、挽救时局等多项主张。蒋介石在《新年文告》中拒绝联合政府的提议,声言要召开“国民大会”,以作为对付联合政府的“挡箭牌”。1月15日,民盟发表时局宣言:“假定能召开一致而又能解决当前一切实际问题的国民大会,吾人在原则上自亦赞成之,但日前事实上仍绝少办到的希望。”③要求结束一党专政,建立联合政府,实现民主宪政。中共《新华日报》于l月26日全文刊载这一宣言。国民党政府下令禁售这一天的《新华日报》。并出动军警,四处搜查,发现后即没收或撕毁。而《新华日报》的工作人员则亲自上街散发这一日的报纸,把这一宣言送至重庆各界人士手中。
    在舆论上支持民盟的同时,中共在政治上也正式把民盟提高到与国共并列的程度。这对提高民盟的政治影响至关重要。l945年1月11日,毛泽东致信赫尔利:“在重庆召开国是会议之预备会议,此种预备会议应有国民党、共产党、民主政团同盟三方代表参加,并保证会议公开举行。”这是中共首次明确提出让民盟直接介入国共谈判,从而也使得民盟正式在运作层面上介入到了中国的政治。在4月份召开的中共七大上,毛泽东又明确提出“成立一个由国民党、共产党、民主同盟和无党无派分子的代表人物联合组成的临时的中央政府。1945年8月26日,在毛泽东去重庆谈判之前,中共党内发出一个通知,对今后国家的形势做出这样的估计:谈判的结果有可能是国民党“有条件地承认我党地位,我党亦有条件地承认国民党的地位,造成两党合作(加上民主同盟等)、和平发展的新阶段”。这是中共在党内文件中第二次把民盟同国共两党并列 ,提出民盟参加国共谈判,是中共策略的一个重大措施。此举在很夸程度上改善了民盟自建立以来所处的政治边缘的地位,获得了直接参政的权力。”这是中共对民盟的重大支持和帮助。同时,民盟的介入,“变双方谈判为多方谈判,从而在实际上促进了政治的多元化,而任何的多元化都是对一党训政机制的破坏。同时也使中共获得了同盟军,改变了孤军奋斗的局面”。
    中共为什么对自由主义力量占主导地位的民盟如此看重呢?一方面,是因为民盟已发展成为中国国内除国共以外的第三大党。民盟虽无地盘和武装,但它确实在当时中国政治舞台上占据了一席之地。另一方面,中共对自由主义理论上不再执行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关门主义“。某些时候,在一定情况下,中共对自由主义的东西不但不批评、排斥,反而采取一种赞扬、联合的态度。如l944年6月美国副总统华莱士访华前后,中共对美宣传掀起高潮。6月23日,《解放时报》发表社论《欢迎华莱士


1页    共4

发表日期: 2010年10    来源: 上海人民出版社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