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封建的猛将
佚名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破迷信,废八股,办新学
1894年中日发生“甲午战争”,清王朝遭到惨败,向日本投降,同日本订立了“马关条约”,割辽东半岛,台湾及澎湖列岛给日本,赔偿军费2万万两,增设,沙市、重庆、苏州、杭州等地为通商海岸。
在这一年,张澜考中秀才,1899年南充县补考廪生,他又参加考试,中廪生。从此,他可以脱离农业,在外工作了。那时的中国由于“甲午战争”的失败,面临列强派分的危险,爱国思潮激荡着人们。爱国的知识分子鉴于日本虽小,明治维新后日趋强盛,环顾中国在封建君主的黑暗统治下,日趋没落,而要求改革封建制度,实行维新。在北京有谭嗣同,梁启超,康有为等主张废科举,除八股,实行新学,新政,得年青的光绪皇帝赞同,在全国掀起了巨大浪潮,议论新政,商谈变法,风行一时。但是却触怒了顽固的慈禧,囚禁了光绪,杀害了谭嗣同等。康、梁逃往国外,百日维新被残酷地镇压下去了。虽然在北京是如此,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清廷的腐败,人民的痛苦,谁也阻挡不了燎原之火。
四川广安县进士蒲伯英,由北京回四川,在广安提倡办新学,为•川提倡新风尚之先行者。广安县有三个书院,原来都是教学生学八股的,他联络胡骏、顾鳌轰开旧尊,在紫荇书院中实行废八股,讲经世致用之学,邀请顺庆府等各县有学问的志士前往教学,南充张澜,西充罗伦应邀前往。紫荇书院设在一座大庙中的,他们为了办新学堂,推倒所有的泥菩,一尊铜菩,因为打不掉,大家一齐动手抬出庙门丢掉在泥水池塘里。这就触怒了另外两个书院的守旧派,大不以为然,造谣说他们是康、梁的党羽,要求广安县当局严办。双方开始了激烈的争辩,拖了很长的时间。后因时代车辆已滚滚向前不再后退,办新学之风逐渐盛行,广安县最后终将两书院合并于紫荇书院,改为新学堂。
张澜在广安一年多,时间虽不长,但受蒲等思想影响却很大,1900年秋天,张澜的父亲本清公患食道癌久治未愈,临终前,张澜赶回家探视,本清公逝世后,张澜继父志留在“西洋观”中教书,虽说是一个小小的私馆,他也锐意改革,教学生经世致用之学,废除八股,自己则孜孜不倦地努力学习二十四史,逐字逐句力求弄通弄懂,要求学生读书认真,做事踏实,不能来半点虚假。他经常还向学生讲国家大事,鼓励学生爱国志气,深受学生爱戴。学生学习成绩显著,张澜声誉远近传闻,南充县教渝骆文廷(清末最后一个状元骆成骧父亲)亲自到乡来访,颇赏识。
    1902年四川省欲推广新学,将成都尊经书院改为高等学堂,招收学生学习新学。为在四川全省创办新学培养人才。南充县教喻骆文廷推荐张澜入校学习,张澜在校刻苦钻研,有创见,成为高材生。1903年南充欲筹办新学堂,选派张澜去日本宏文书院师科学习。回国后在南充任顺庆府(南充为顺庆府所在地)官立中学堂正教习(今教员)兼教务长,亲手拟定的各种规章制度,并亲自教“格物”(今生物学)从日本带回来很多图书,人体解剖、鸟类、鱼类、兽类标本,凡讲课所需标本应有尽有,还聘请高师毕业的日本教师中村扶斋教理化和日语,罗伦教国语、历史兼斋务长(今事务长)。。他抱着“办新学,培养人才,改造旧中国”的志愿在偏僻,闭塞的南充奋战,得到开明人士的拥护,附近各县来校学习的人日渐增多,他还与罗伦在校口传新政,拥护新政的各项措施,如:奖励私人办企业,废科举,办学堂,改革军制,预备立宪,等等。当时南充守旧的人很多,守旧的势力很大,张澜所作所为守旧者不满,特别是顺庆府立中学堂学监极力反对。他.诬害张澜,罗伦,秘密报告知府潘矢南,潘也是守旧人物,偏信偏听,据状呈清川督法办张澜、罗伦。亏得提学使方鹤斋调解,幸免于难。张澜也因此于1907年春离开庆顺府中学堂,到成都任四川省游学预备学堂学监。
(2)办女学,革旧习
张澜在成都一年多,又回到南充,在南充创办民立高、初两等小学堂,县立高等小学及端明女塾,提倡女子学读书,在这偏僻的川北南充,广大妇女受三从四德封建教育,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自己没有独立人格,一般妇女不讲究识字的,讲的是干家务活,如刺绣、烹调,有钱人家如此,劳动人家的妇女也不例外,张澜这一次回到南充决心改旧习,让女子读书,在南充创办“端明女塾”,首先遇到的困难是没有人送女子入学,来报名的人很少,张澜不辞劳苦,不恢心息气,亲自登门拜访开明人士和亲戚、朋友,动员他们送女儿入学读书,又把自己长大成人的大女儿和二女儿送进学校,这样有了十几个人,第一次宣布开办了“端明女塾”诞生了,在南充点燃了妇女入学之火,后来渐渐为人们了解,报名入学的人逐渐增多,改“端明女塾”为“端明女子中学校”在顺庆府正式成立了女子中学,在女子中学中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如:谭琴访、奚会吾等,张澜又推荐她们到北京等地念大学,1924年南充成学生联合会,端明女中也加入了学联,在川北开创了男女同学共同参加社会活动的新风气。张澜在南充创办女校之时,又提倡妇女放脚,几千年封建恶习束缚妇女,妇女受害最深,她们生下地来,不到5岁就要缠脚,用布条紧缠双脚,愈缠得小愈好,时人常说三寸金莲。张澜在日本见过资本主义的文明和进步,在南充大力提倡放小脚,登高一呼,应者四起,参加的人多了,办起“天脚会”,解放开了大批小脚,改变了多年的旧风习,至今尤为人们记忆。
    在满清世代,封建恶习很多,办新学堂,必须与封建旧风学作斗争,除了妇女外,男的也有,第一和第二批招收的小学生,大多数是参加过测试的“童生”,很多人是穷家子弟,年龄都在20岁以上。当时社会上崇敬“斯文样”,即是出门穿长袍罩马褂,头戴风帽,身披披肩,走起路来弯腰驼背,不拿手杖,就要提灯笼,看起来又酸又臭,这样就是“斯文样”,不少学生也是如此,似乎不如此就不是读书人,这些学生在课堂上自由散漫,迟到早退,不遵守学校纪律,不好好学习,举止十分轻浮,有时不戏弄教师,常无端生事,耍威风,掷砚台,互相打骂,或摇低扇,唱虚茶,抽叶子烟。张澜为除此等恶习,大力提倡艰苦朴素,以身作则,严守学校纪律,给

1页    共2

发表日期: 2000年左右    来源: 据手稿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