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澜先生在南充
张默生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张澜先生,四川省南充县人。一八七二年四月二日(清同治十一年二月二十五日)出生于南充县中和乡张光沟(解放后划属西充县莲池公社)。
先生父文卓公,号海楼,南充县文生,学识渊博。母王太夫人,赋性慈良有勤俭持家的美德。他们有四子七女,田产不足四亩,靠父文卓公在邻近古庙西阳观团馆教学以资补助助,仍极艰难,乃迁居西充县永清乡召善沟,佃王姓地主田土耕种,教子读书务农,並继续团馆教学,维持家人生活。
先生行三,自幼随父读书,既勤奋好学,又熟悉于农事。后参加清廷的科举考试,得秀才,补廪生,曾赴广安任紫荇书院教师。
一九ОО年文卓公逝世,先生回乡继其馆,主持教学,邻近各乡童生多前去就学,声誉日著,被南充地方选送入四川省尊经书院深造。一九О三年,又以尊经书院优等生被选入日本东京宏文范学院学教育。
一九О五年回国后,任四川省顺庆府官立中学堂正教习,致力于新学新政的传播。后与学堂监督意见不合去成都任四川省游学预备学堂训导长。
一九О六年后,先生在南充与地方人士创办民立高初两等小学,南充县立高等小学及南充瑞明女塾,并任顺庆府官立中学堂监督。在此期间,又与地方人士创立三会(即工、农、商三会)公所,团结地方人士反苛政,反贪污,反对南充知县浮收粮税,因与知县邓某大生冲突,邓某欲坐先生以抗粮大罪,终以众怒难犯而莫可如何。四川咨议局成立后,南充地方人士公推先生出任咨议局议员。先生以清廷无诚意立宪,辞了就任。
一九一一年五月,清政府突将商办川汉铁路成案改为官办,并将路权抵押英国获取外债,全川人民群起反对。先生被南充地方人民推举为股东大会代表赴成都参加大会,大会上被选为副会长。在与赵尔丰的面对面的斗争中,赵尔丰曾以大刀加先生须,洋枪抵先生胸。先生义正辞严,神色自若,不为威武所屈。武昌首义后,四川继起响应,宣布独立,组织军政府,先生受任为川北宣慰使。在职期间,公正廉直,严惩豪霸,深为人民所称颂。
一九一三年,先生在南充与地方人士创办南充县立中学校,南充实业学校及南充果山蚕业社。在南充实业学校及果山蚕业社实行半工半读,培养发展地方蚕桑事业人才。川北各县蚕桑事业之发展,先生提倡与有力焉。
一九一五年,袁世凯窃国称帝,蔡锷在云南起义讨袁,曾秘密派遣李、白两代表化装串乡笔客到西充县永清乡召善沟先生家下去联系。先生随即联合驻南充川军旅长钟体道在南充通电讨袁,宣布独立。袁氏心腹四川督军陈宦迫于形势,亦电请袁氏取消帝制。袁世凯被迫取消帝制,共和仍得恢复。
一九一六年,先生任四川省嘉陵道道尹,严禁鸦片,奖励廉洁,罢黜贪污,政声显著。一九一七年升任四川省长。在任嘉陵道尹及四川省长期间,王太夫人及夫人刘惠征仍在南充乡间,过着农民的勤俭生活。
一九二О年,北京政府解除先生省长职务,先生由北京奔丧回家,南充地方各界人士纷纷前往慰问,同时并请先生出面主持地方事业。先生留北京期间,正逢震惊国内外的“五四”运动爆发,深为运动所倡导的反帝、反封建的爱国主义运动及科学与民主两思潮所感动,欣然接受了地方人士的请求。自一九二一年起,出任南充县立中学校校长及县立端明女子学校校长。在先生的建议下,两校进行了积极的改革,提倡劳动教育,学生参加劳动,自己洗衣做饭;提倡职业教育,县立中学合并实业学校及县立小学为一校,分设师范部,培养小学教师,将小学改为师范部附小,作师范部学生实习场地;中学分文理科,文科(主重文史,理科主重数理与外语)同时无后添招了中医班,工业班。中医班注重诊断实习,工业班购置了织绸机,设了工厂,供学生实习。实业学校改为农蚕部,先后招收了农蚕班和蚕丝班,注重养蚕缫丝。这种改革,深为当时的四川省教育厅所不满。它多方阻挠,特别以不发厅制毕业证书的手段来挑起学生反对学校的学潮,但在社会各界人士、学生家长和学生的拥护下,毕业证书不报厅盖印发给学生,教厅亦终莫如之何。先生在北京深受“五四”民主思潮的影响,回家之后,就曾致书熊克武先生畅论地方自治之重要与必要。在进行南充的教育改革的同时,又积极提倡地方自治,联合地方人士成立了南充地方自治筹备处。为了宣传地方自治,又创办印刷厂(先是石印,后改为活字排印)发行了“民治报”“实业半月刊”“地方自治讲义”等书报。为了发展地方实业,又创设了平民织布厂和嘉陵织绸厂。嘉陵织绸厂并从杭州等地购进了当时比较先进铁机,延聘了杭州的技师来传授织染技术。
在教育方面,除学制改进外,还特别注意新思想的传播,聘请的教师既注重真正的教学能力,又生重了思想的进步性。张秀熟先生,袁诗尧先生等都是从远地应聘到南充的。开设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由于既重了教学,又重视了思想,南充中学的声誉很高,全川各地都有不辞远道前来求学的。由于进步思想的传播,南充县立两个中学的学生会也特别选订在“五一”劳动节成立。“五一”劳动节就是在这对才为南充人民所知晓。一九二二年“五一”节,南充学生会开成立会时,驻军四川陆军新编第五师师长何光烈到会致贺,学生就曾指斥他是军阀。
一九二五年五月,四川陆军新编第五师师长何光烈勾结地方劣绅兴办典当捐加重剥削人民,南充全县人民群起反对,学生便组成东南西北四路队伍,下乡阻止所派收款委员的非法活动。东西两路委员一个受到学全的痛打,一个被戴高帽子游街向人民认罪。何光烈得到消息后,曾将新五师师印,南充城防司令部印,南充县知县印及南充县征收局印派人送自治筹备处交先生。先生当嘱人给他带转去,如此三番两次激起先生盛怒命为收下。来人感到先生义正辞严不可侮,终于给何光烈带转去,何光烈才被迫认输,自己缩手把事了结 — 停止征收典当捐。
一九二五年秋,四川军人在连年战争之后,亦感到疲乏,在川南召开了各军头子参加的四川善后会议。先生以在野之身前往参加,劝说军人顾念四川人民的疾苦,关心国家的外患频临,因而使四川局势得到暂时的安定。借此机会,先生又提出创办国立成都大学的建议,
当为会议所接受。自

1页    共2

发表日期: 一九八一年六月    来源: 革命史料集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