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澜先生与私立南充建华中学
张默生、张泽友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南充建华中学是在全面抗战爆发的一九三八年冬创建的。为了巩固和扩大四川这块后方抗日基地、张澜先生接受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在家乡南充办起了这所富有革命朝气和民主气息极盛的学校。它保护了中共大批干部、培育了革命后备力量,赢得抗战堡垒和反蒋据点的美称。建华中学虽历经抢桑,但经张澜先生的艰辛培育,使这所学校成为川北革命志士成长的摇篮、培育爱国青年的园地。

抗战中的民主堡垒

一九三八年秋,中共中央南方局为开拓教育界统一战线的阵地,南方局书记周恩来约会在重庆的张澜先生,建议他以民主人士面目在家乡南充办一所富有革命朝气和民主气息的学校,培养、造就于国家、民族有用的人材。此事商议妥当后,按照党的指示和张澜先生的意图,二十年代曾在张澜校长所在的成都大学读书的贾子群积极穿针引线,在南充的原成大师生一起努力发起筹办建华中学。当时,南充专员、张澜的学生鲜英思想倾向进步,政治民主。各种思潮纷纷传来,南充兴起了一股办私学的热潮。趁着这股热潮,民主人士伍非百、杨达璋、奚致和等先生四处奔走,做通了国民党专、县当局的工作,获准建校。大家议定,由张澜先生任名誉校长,聘请原成大学生姜炳新(姜让一)、阳楚卿、王荫槐分任校长、教务主任和事务主任,罗克正、吴隽灵、王理丞、崔明元、何明琪等为各课教员(后来发现聘请的教员中也有几个思想反动的)。接着指派伍非百的爱人去重庆向张澜先生汇报了筹建情况。张澜先生因公务繁忙,不能马上抽身离渝,叫南充同仁先行借支把学校办起来,他将很快带着筹借的资金回到南充。随后,学校发起人便一面向各界筹款,一面由王荫槐在城区选择校址。校址选在大西门外的三圣宫。庙里烟火冷落,仅有的两个和尚被劝移他寺。附近还有一排平房,原系实业局工蚕房。奚致和先生出面做工作,实业局同意把平房让作校舍。再加上买来附近几十间街房经改造和维修后,教室和宿舍算是得到比较圆满的解决。

一九三九年春季,建华中学开始招生。第一次招收初中男女生各一班约八十人。秋季又招收初中第二班五十多人。这年暑假,校长姜炳新、教务主任阳楚卿应聘离校,这期间学校面临严重困难。张澜先生回南充商请鲜英、奚致和出任校董事会正副董事长,自己出任校长,聘请原成大学生吴石隐任教务主任。此后两年多时间内,张澜先生多数时间住在建华中学。他见学校场地狭窄,而三圣宫隔壁的国民党新九师杨晒轩师已奉调出川抗日,营房将空闲。张澜先生便找鲜英说通杨晒轩,把营房让给学校。继又通过奚致和借来实业局的苗圃地作操场,建华中学就略具规模了。在地方上站稳了脚跟。

一九四О年春招收了一个女子初中班四十多人。一九四二年春,初一班学生毕业后,学校又开始招收高一班六十多人。以后建华中学在每年春秋两季同时招收高、初中生,直到解放。一九四二年秋还招收了第一个女子高中班四十多人。随着师生日益增多,学校的课程设置和各项制度都逐渐正规化,教学质量不断提高,建华声誉日胜。

张澜先生坚持民主的教育方针,一贯以爱国民主思想教导学生。他尤其爱读《新华日报》。有些重要消息,他还圈点出来叫其他教员传看,以后还叫人把它张贴出来,让全校师生阅读。张澜先生时常对学生讲:“不利于国共合作的话不说,不利于团结抗日的事不做”。一次,他在给学生的讲话中提到“蒋委员长”时,许多学生“哗”地立了正。他说:“你们立啥正? 不要立正! 随便坐着听就行了。”不久,干脆连学校升旗的时候也叫大家不要立正。他给师生们解释说:“现在是国家利益至上,民族存亡至上。这种立正的行为是搞个人权威至上。中华民族精神就是被这一套搞垮下去了。你们年轻娃娃学这些有什么用?”又一次,张澜先生看见《大公报》上一条消息说:孔二小姐能带着自己的洋狗乘飞机到香港游玩,而宋庆龄女士为抗日救国要到香港筹款却买不到飞机票。张先生对此极为愤慨,当即对在场的教员说道:“什么世道! 国母还不如一条洋狗!国事就败在这些蠹虫手上。”    

建校初期,为了不给国民党反动派以口实,中共南充中心县委(一九三九年二月撤川北工委设南充、阆中、遂宁三个中心县委)没有派党员进入建华中学。从一九三九年秋到一九四О年春开始,我党便陆续派出了贾子群、刘传茀(南充中心县委书记)、袁观等十多个党员和张图南、张默生等进步人士进校任教。学校的民主空气越来越浓。上课时,教员可以讲自编自选的教材,系统地向学生讲授马列理论、我党的抗战主张,介绍全国抗日救亡形势。党员和进步教师时常组织学生座谈时事,或举办救亡壁报或召开演讲会,抨击社会时弊,反对独裁、呼吁民主,坚持抗战到底。早操时,学生都要唱抗日歌曲,星期天和节假日,他们的身影又出现在城区街头巷尾和附近场镇宣传救亡图存,唤起广大民众的爱国觉悟。学校图书阅览室还不断购进大量书刊,源源不断地给学生提供进步刊物。    

教务主任吴石隐、教员严丙介、魏光辉等校内的国民党顽固派,企图压制进步学生的言行。对此,党员教师团结、组织进步师生及时予以坚决抵制和斗争。起初,他们听到吴石隐等人在学生中宣扬自己三十三年如何在仪陇杀“乌老二”(国民党地方当局对川陕苏区红军的污称),如何


1页    共6

发表日期: 1986年元月    来源: 张澜网站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