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澜事略
任白戈、康乃尔、任乃强、卢君雄、李自申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张澜字表方,四川南充人,一八七二年二月生于南充中和乡佃农家庭,其父文卓公系南充县文生。有四子七女,田产不足四亩,乃佃西充王姓地主田土耕种,教子务农,自食其力,并设馆教学。

先生行三,自幼随父读书,习于勤劳,及长半耕半读,年二十余岁,未穿过鞋袜,克勤克俭,在艰苦中成长,终身不忘其本。

先生于一八九五年(二十四岁)参加科举考试,中秀才,补廪生,到广安紫荇书院教书,一开始就重教育改革,并致力攻习经史,向往古今志士。

文卓公于一九ОО年去世。先生乃继其父业回乡教学。

先生曾受业于南充谢德三举人门下,谢晚年受民主革命思想影响,对清不满,故辞官还乡办学,对先生反清斗志,不无影响。

一九О二年,先生由谢送入四川尊经书院深造,一九О三年,先生以书院优等生资格被送至日本东京宏文师范学院学教育。先生痛恨满清腐败,外侮频临,乃在东京留学生中倡议那拉氏(慈禧)退朝,实行革新,被满清驻日使官押送回国,后任四川顺庆府中学堂正教习,致力于新学新政的传播,学堂的制度章则,皆出于先生之手。后因与学堂监督的意见不合,乃辞去正教习职务。朱德同志也是府中学生,故对先生以师礼相敬。

先生于一九О五年到成都任游学预备学堂训育长,后因与徐子修,罗梓卿等知名人士向四川省当局提出改革教育方案,对当时政治有所指责,为当局所恨,难于久留,乃回南充。

一九О七年,时年三十五,先生在南充创立民办高初两等小学县立高小及端明女塾,同时任府中监督。先生又与地方人士创立工会、农会、商会,以反苛政,反贪污,反滥收粮税为宗旨,因而与知县邓某发生冲突,知县以“抗粮”的大罪加于先生,但以先生德高望重,群众拥护,而莫可如何。那时民间有歌词云:“满天云雾盖九州,七品知县面带愁,督邮怕见张三(先生行三)面,官府无奈表方(先生号表方)何”。

一九一一年五月,满清突然宣布将民办的川汉铁路收归公办,并将路权让与外国。因川汉铁路公司的股金是由田赋附加征收,川人都是名义上的股东。群众抗议满清媚外,在成都召开铁路股东代表大会,由于先生有胆有识,被川北人民推为代表,来省开会,在会上被选为副会长。这时四川各地纷纷成立保路同志会,组织武装保路,先生积极支持,力主各县武装力量的联合,以反清排洋为宗旨,斗争愈来愈烈。八月中,成都人民罢市声援,并推先生与蒲殿俊、罗梓卿等九人代表保路同志会与铁路股东大会向川督赵尔丰请愿。在斗争中先生态度坚决,言词激昂,为赵所最恨。农历七月十五日赵尔丰骗先生等入督署,伏兵齐出,逮捕诸人;并在先生颈上架着马刀,胸前抵着洋枪以威胁投降。先生神色不变,据理力争说:“既然准许四川人民出钱修铁路,断然不能认为路权不属于出了钱的四川人民;既丝庶政公诸舆论,断然不能认为四川人民争取自己的路权为非法。要是出尔反尔,把路权让给外国,简直是引狼入室,为害不浅”赵尔丰理屈词穷,拍案大叫:“张澜,你太横强了。”于是下令将先生等囚禁起来。成都市民群集督署,要求释放代表。赵尔丰不顾一切,下令开枪,当场打死打伤二十余人。这次大规模的革命运动,蓬勃发展,成了辛亥革命的导火线。赵尔丰迫于形势,畏惧之余,只得将先生等九位代表释放出来。

十月十日,武汉起义,四川响应,宣布独立,成立四川军政府。蒲殿俊、罗梓卿被推为正副都督,先生受任为川北宣慰使,在职年余,公正廉洁,为川北人民做了许多好事。 

一九一三年,先生与南充地方人士创办县立中学,实业学校、蚕业社,实行半工半读,培育实业人才。后来川北成为主要产丝区,是与先生那时的努力分不开的。

一九一四年,先生以四川人民推举的国会议员身份到北京,见袁世凯野心勃勃,独裁专制,乃返回南充,组织学生军训,扩充人民武装,为反袁作准备工作。  当袁世凯称帝后,云南都督蔡锷起义。蔡于一九一五年春,派代表来川请先生支持,先生联合川军钟体道旅长立即通电响应,南充宣布独立,赶走了当地的北洋军。滇军讨袁,四川各地相继起义,袁世凯的心腹 — 四川都督陈二庵感到四面楚歌,被迫倒袁,通电要袁退位,袁王朝覆灭。蔡锷入川,誉先生为“今日之管仲。”

一九一六年四十四岁,先生任四川嘉陵道道尹,严禁鸦片,奖励廉洁、罢黜贪污,政绩显著。

四川人民对先生有无限的信仰,因而推人向当时的北洋政府请愿,要求以先生主持川政;川军各将领也一致拥护,因而先生于一九一七年春任四川省省长。到任以后,立即实行取苛捐、免杂税、兴实业,反贪污,废除了百年的陋规积习,使川政焕然一新;而先生之家中乃为佃农,夫人刘惠征在家割草放牛,勤俭如故。先生在任省长期内曾办“大足会”,提倡妇女不再缠足,反对封建。

一九一九年,川滇战争,先生乃离川赴京在北京设立四川省省长行署与林伯渠、吴玉章等老革命相契,得以探索反军阀、反政客之道,学习马列,因而思想更加先进。“五四”运动时,先生在北京“晨报”上发表文章,积极支持学生运动,并借铁路款资助四川青年数十人到北京法文专修学校学习,毕业后送去法国勤工俭学。

一九二一年太夫人逝世,先生奔丧回籍。治丧后,先后与地方人士筹备成立南充地方自治筹备处;创办“民治日报”;同时又将南充县中与女中整顿一新,亲自担任校长;并在南中内增设师范、农科、工科、中医各个专业。学校有农场和实习工厂,鼓励学生半工半读,劳动实践。一时,四川各地的青年来南充读书者颇多。先生并聘请了张秀熟、张安钦、施孝长,杜象谷,任乃强等名师在南充任教。当时的南充中学成为四川有名的学府,也培养出了一批人材。如罗瑞卿、任白戈、康乃尔等皆出自南充,先生此时以革新地方教育与兴办实业为志。

那时南充驻军为何光烈五师,他擅征“典当捐”剥削人民,先生竭力反对,并组织学生下乡宣传,群起抗税,何被追停征,民困得舒。

一九二五年,四川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是年秋,先生顾念人民之苦,以在野之身,前往川南参加善后会议,对到会军人,多方开导,使川局得一时之安。这时先生作


1页    共3

发表日期: 一九八一年    来源: 1986年元月革命史料集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