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澜致毛主席的一封信
张澜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厡政协报编者按  张澜先生给毛主席写的这封信,原件现存于北京毛主席纪念堂,是一份珍贵的历史材料、从来公开发表,信虽是43年前写的,今天看来仍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我们决定予以发表,以飨读者。


 

润之先生: 
澜近年常阅《墨子》,对其兼爱交利尚同一义之说,联想及社会主义。两年来亲见《新民主主义》之施行,益了然于兼爱交利尚同一义的真理,古今不异。兹将所写《墨子贵义》一篇,敬呈座右。希能于万几之暇,赐以教正,至为企感。


张澜

一九五一年十一月二十六 日



附录《墨子之理想与今世社会主义》。
  墨子所言之义,即是兼相爱,交相利。所谓交相利,又是彼此各尽所能,彼此皆 得所需,此种新社会,与今世所谓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的社会,岂不相同?日:理想相近,制度不同,今世的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其生产资料是公共所有制,而非私人所有制。社会主义之各尽所能,按劳取酬,共产主义之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虽分配方式之不同,盖由生产力之增高,尚有等差于其间,但其生产资料归公,公众合 起来以行生产,却并无二致。 墨子之言: 一则日:“有财相分”(天志中)。再则曰:“有 财勉以分人。”三则日:“腐朽余财不以相分”。其于生产资料,可见尚系私人所有制, 此其所以为不同也。 惟墨子所言兼爱交利尚同一义,在二千数百年前,乃有此伟大思想,实不可及。墨子当时颇致慨于“上弗以为政,士不以为行(兼爱中) ”,不能达其目的其实,当人类社会发展史,这一科学未曾出现之时,社会必循生产 力之增高,而渐次以进之。其义未明,一切伟大思想的人,均不免于是空想。以固不独 墨子为然,后之人,正不必以此致其不满, 而当钦敬吾先民所抱理想之伟大,尤当学习其忠于自 已理想,而力行不怠之精神,用以创造吾人未来之共产社会也。



     毛主席回信 


表方先生:
11月26日惠书及 大作《墨子贵义》草本,今已收到,极为感谢,俟研读后,如有意见,当再奉陈,此复,顺祝责体康吉。


毛泽东
11月27日


1页    共1

发表日期: 1994年2月4日    来源: 厡载重庆政协报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