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澜是怎样一个人(解放前旧文)
林天行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张澜是四川南充人,前清廪生,日本优级师范毕业,逊清四川谘议局议员,保路同志会首脑,民初进步党首要,作过川北宜慰使,川北道道尹,四川省长,四川速成军官学校监督,南充中学校长,成都大学校长,红军入川时代的安抚委员长,抗战时期的参政员,现任四川慈幼会的理事长,今年七十四足岁。

光是这些名义,头衔和经历,并不是他做民盟主席的重要原因。对他的批评,从好的方面说,他是:一、平民主义者。二、人才主义者。三、民主主义者。四、开明、正直、刚毅、前进的中国主义者。但如果要从坏的方面找他的瑕疵,他又是十足高明的政客。密勒氏评论上说他是「中国近代有数的学者」,似乎捧得过火,反民盟的人骂他是过去二十余年内操纵四川内战的罪魁,也未免把他的力量估计得太高,真正的张澜,我们应该说是一个眼光远大,见识卓越,有充分现代知识和头脑的前进策士。在「保路风潮」中,他进了监狱,始终倔强到底,在川北道尹任内,上任便杀掉拥有五十余万弟兄,左右川北道二十六县地方政治的「仁字旗」大爷冉射平,在成都大学任内,他明白袒护不合政府标准的敎授、学生、乃至工友。若干禁书,他特准尽量购藏,若干校外不满现状的人物,他极力包庇、保护,所有「非法」纪念集会,他允许在校内召开,当时的「成大」确乎有点像租界,左的人物在校内绝无问题,可是一出校门便被抓走,他招考学生绝端严格,悬鹄甚高,但并不注意文凭的真伪,「杨作霖」借用「陈作霖」的文凭考进学校,他允许还他的本来姓名和籍贯。当时的「成大」学生会恰如过去的政协会,各党各派都有,他允许信奉三民主义的健行社,信奉共产主义的社会科学研究社,和信奉国家主义的惕社同时存在,在校内公开活动,每月由学校各拨经费二百元,作正式开支,让他们各出刊物,公开斗争。

他对于教职员,只问学识、能力、道德、不问其思想信仰和立场,他同时聘请了国民党的黄季陆、曹四勿,和青年党的李璜、陈啓天作教授,也聘请了那时还没有完全脱离共产党,正在要求恢复党籍的叶青作秘书,让其在校内出版「科学思想」,鼓吹唯物史观和马克思学说,费用由学校全部津贴;他聘用反对白话文的吴芳吉教国文,也聘请「双手打倒孔家店」的吴又陵教诸子;他重用国民党的吴君毅作教务长,又重用青年党的魏时珍作理学院长,也重用中立派的张季民作秘书长,和那时还是无党派的包国华作图书馆主任。每年暑假,都通过教授会派出左、右、中的教授各一人,出川延聘各色各派的著名敎授来川讲学。

为了这,当时川主席刘文辉的两个旅长,硬说他是共产党,亲自带人去他的住宅搜查过,若干学生及其亲友都为他揑一把冷汗,他却依然一声不响,照样不要卫队,没有车子,一早便从支线石街步行到学校去办公。民国二十二年,中央势力入川之初,他召集全川师长以上的军官开「广汉会议」,提出「川人治川」的口号,虽为某巨公所不满,但也不能不在各机关录用大批川人。

抗战到最紧急关头,参政会与政府间起了误会,参政会对政府的十大要求,经六折七扣变成了四个要求之后,委员长召集各党各派首要人物开谈话会讨论,在会谈中,他向某要人争论了两个小时,会后他又致函王世杰,说明如果下届参政会里没有罗隆基、张君劢、梁漱溟、沈钧儒、黄炎培、李璜等人在内,他是不出席的。第二届参政会果然没有罗、张、梁、沈四人,他也果然拒绝出席,经张群再三坚邀,他讬张群带去五千余字的长信给委员长,内中强调委员长的左右「无忠直之士」,为了这,陈布雷先生骂他是疯狗。三十三年的春间,他出版了「我们需要怎样的民主」一本小册子。

在八年的参政员任内,他认识了国内各党各派的首要,同他们都私交甚笃,他请过梁漱溟到南充去演讲,同黄炎培一起生活过,他同李璜、曾琦等是旧识,而且往还甚密,他支持过罗隆基、张君劢等人的立场,同情过他们的遭遇,至少在道义上给予过他们的援助。他同沈钧儒、李公朴等人讨论的若干时事问题,普遍地对若干不满政府的人士以保护和支援过,最后他供给了民盟初期活动的便利、费用、和开张的「铺面」。当民盟在成都尚未完全公开的时侯,会议是常在他的住所举行(即邓锡侯所供给的南门外巨宅),省党部函逼省府去函阻制,他用私人名义囘函曰:「此事由澜个人负其全责,贵府无庸过问」。

因为这件事,反对他的人叫做「锵牛」(四川人称崛强人之不敬语),但尊敬他的人都称以张先生而不名,或直称其字曰「表方先生」。他也如于右任院长一样,长了一嘴好胡子,因此,他的学生又往往称他为「胡子」。

他为什么能如此?下面的事实也许可以答复你一半,其余的一半,你可以从上述的事实中自己去找寻。

民国以来四川当权的军人中,「速成系」的刘湘、杨森、王缵绪、潘文华、唐式遵、贺国光、鲜英是他一手教成的学生。王陵基是他聘请的速成学校的教官。「士官系」的熊克武、刘存厚、赖心辉等他留日时代的同学。「保定系」的邓锡侯、田颂尧是他的拜门学生。刘文辉与他虽无关係,但他是刘湘的公叔,借着刘湘的势力长大的。成都大学办了七年,前后的教职员和学生,约计五千人,都是抗战期中各界的各级首要,特别是刘湘和鲜英,不特是他的学生,还是他一手提拔的干部,与民盟最有关系的鲜英,作过四川的师长、参谋长、和行政督察专员,在重庆上清寺一带有房屋,还有成渝各处的若干企业,过去重庆的民盟总部,便是鲜英的私宅「特园」。

1页    共1

发表日期: 1948    来源: 《中国政治内幕》林天行编 南华出版社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